殇影

莫毛cp党

不负如来却负卿

春酒茶。:

1       再写长文就剁手!!!


2       和尚叶X剑客蓝,前生,尽量走原著


3       第一人称描述视角,注意!!!


4        HE


        我是H市的管理人。。。不是市长


        我原来是南山上的一个槐树精,后来经朋友点播便有了点道行


        我这妖没干过啥坏事也没啥爱好,最多也就是有人在我脚边休息的时候突然掉一把叶子糊他一脸而已


         像我这样的五好妖怪可不多了,要不是我那倒霉的朋友,我早就位列仙班了还用得到在这个破地方看场子啊!


        说起我那个朋友我就气的牙痒痒


        这人吧是个和尚


        刚刚束发便已是得道高僧


        但是这人贼有意思


        是和尚也不剃头,没事就爱开小号


        今天装成剑客,明天装成医者,不带重样的


        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人生苦短,我想体验世间百态活的够本”


        天真如我啊,当年的我居然信了他的邪


        那会我在山的最中心,也不知我是什么运气那么多树就我一个成精了


        然后我的运气就全花在成精上了


        那天有一人坐在我脚边喝酒


        我看着这人虽面容青涩但嘴角的笑意却有傲世猖狂之色,右手枕于脑后左手持酒壶自饮,一杆战矛插于地面为他平增了几分潇洒


        我平日里基本见不到人,就算有也不过是樵夫猎户,哪有他这般姿色


        于是我给了他不同于旁人的待遇,我糊了他一脸槐花


         然后那个美人很不符合形象的爬起来,狠狠的踹了我一脚,疼得我哇哇的哭,树上的叶子和花瓣也成片成片的掉


         【我可能真的有些什么吧,过了很久之后我才听说我落下的花被风聚集到了一处宝地,那些花不仅没有枯萎还修炼成人了,不过就是运气一直不好而已,干啥都是第二,不过这都是后话与本文无关】


       可能是我把他吓到了,他挠了挠头对我说只要我不哭他就给我讲山下的故事


        我是那种会被这种小事左右心智的妖吗?


        然后他就给我讲了他的生活


        他生于王候之家,他爹是是现在的一品大将军,他是家中嫡长子,还有个双生弟弟


        他弟弟先天不足,再加上双生不详的说法一出世便被抱到深院养着


        他说他这个弟弟素来饱读诗书满腹经纶,比他要靠谱的多


         后来有一天他去找他弟弟玩,他弟弟说要去外面看看


        他说:“我代你看,回来说给你听”


        然后他绑了他弟弟就离家出走了


        但是他走的匆忙什么除了一直贴身的战矛都没带只好借住寺庙,不想却与佛结缘做了一名带发修行的脚行僧


        他告诉我,穿上这身行头就叫“武者”


        “可你不是和尚吗?”


        “去去去~小心本大师收了你”


        说完他就走了,他要去帮他弟弟看世界了


        山中不知岁月


        他走后我的生活没有什么改变一如既往的无聊


        但也过的飞快


        我是春天遇到他的,当我再次遇到他的时候的时候已经是不知道是哪年深冬了


         当他一脚踹醒我的时候,要不是太冷树枝子脆,我一定抽他丫的!


        “植物也要冬眠啊”我抗议


         他眼红红的没有接我的话,把手中乌黑的战矛插入地面,然后和他身边的一个女孩一起把马车上的棺材推了下来,又找树枝生了一堆火,温酒煮茶


         他靠着我,把那女孩抱在腿上给她编头发


         他说,他从我这走后便出了事故被苏氏兄妹所救


         那苏氏兄妹中的兄长极为擅长火药之法,班门之术也极为精通,为人谦逊有礼却胸有大志


        二人一拍即合,决定拉上另一好友一起成就一番大事业


        但事与愿违,苏兄长被奸人所害年仅十八便与世长辞


        苏兄长临走前将苏小妹托付与他,要他代自己看着苏小妹结婚生子,并护她一世周全


         而苏兄长的尸身他已用草药封存完好,带到我这介绍给我认识,然后请我把苏兄长的棺材藏于我的根下


        他说他们的仇家很多,他怕苏兄长前脚刚下葬,后脚就被人拉起鞭了尸,想来想去就我这最安全


        我同意了


        我告诉他拔出根我会元气大伤,可能下次和他说话就不知要等多久了


        他说没见过我这么有病的妖,当初就应该收了我的


        我都要忘了,他是个和尚


        然后他推开棺材,我看到了那少年的脸果然如他所说,是一副及其温柔的长相


        然后我从冻土中拔出我的根,卷起那少年带他去了一个永远温暖的地方


       我拔出根的那一刻,他做了一个和尚该做的事


       念经,超度。


       那个女孩一滴泪都没留,只是乖巧的坐在他的身边 看着我把他哥哥带入地下


        失去意识前,我看到他的战矛不一样了


        “你的战矛换了吗?”


        “嗯,他给我做的”


        “叫却邪”


        我这一觉睡的世间够长的,听来我这落脚的鸟妖说隔壁山头又有一颗榆树成了精,那榆树还招来了一只姜黄的山猫精,不仅说个不停还总抓他们鸟吃,烦死了


        这次见到他是在一个雨天


        他撑了一把奇怪的伞,披着一条鲜红的披风,穿的怪模怪样的走到了我面前


         他与我第一次见他有了很大的变化,面容褪去青涩换上了沉稳,狂傲张扬也如他的三千发丝不再如当初那般随意散着,而是束成一缕编在脑后


         “你的却邪呢”


         “送人了”


         “你手上的是什么”


         “千机”


        我知道这把伞一定是出自那个睡在我根中的少年所作,却不知他为何将却邪送人


        他告诉我也被他的老友所害漂泊流离,换了无数的身份却还是不懂人生百味何为难苦,一切东西对他来说都太简单


        后来他有幸被一个仰慕苏小妹的客栈老板娘捡到,那老板娘虽不知他身份却也留他在那跑堂


         那老板娘虽是女儿家,却有一颗侠肝义胆


        在某次偶然得知他身份后,毅然拿出她所有积蓄来助他成事


        然后他们收了很多兄弟


        虽然在做杂役,但父亲是当朝宰相的唐小姐


        已经是传说级别的术士老魏


        脑回路强大的流氓包子


        眼神特真诚的猥琐气功师大方


        严谨到家的大夫方先生


        没事总按着人喝水鬼剑士的阿帆


        总是被包子欺负阴阳师小罗


        敢偷他东西的影卫阿莫


        给他们打装备的老关,给他们管情报的阿晨


        后来苏小妹也从那跑了出来,投奔了他这里


        之后他们解决了那个他一手建立的地方,虽然背了不少骂名,但他问心无愧


        然后他又说他的弟弟来找他回家


        他弟弟做了所有长子该做的事,但他弟弟觉得不能取代哥哥,所以执意要请他回去


        而他却习惯了放肆的江湖,不愿再回到那个制度森严的王府之中


         “这些都是面子话”


        雨在他说话的期间就已经停的差不多了,有点点阳光穿过层层树叶撒了进来


        他把伞合起来抖了抖伞上的水珠


        他说他还在干跑堂的时候,店里来过一个剑客


        他说那个剑客就像他师傅给他的那颗白玉菩提子一样温润如玉


        让他这颗在泥潭中翻滚了多年的心,忍不住靠近


        于是他正准备去追求那个小剑客,特地来和我说一下


        “你不是和尚吗?这是犯了色戒啊”


        “佛祖与他一并重要”


        然后又过去了好久,就到山下的王不就行成了精,河里的磐石和他身边蟹王也成了精,连不知何时吹上山的一张银票都成了精


         而我发现就在那少年正下方不远处有一块灵石,我炼化了那块石头居然涨了千年的妖力,成功化出了人形


         但我懒不愿动弹


         于是便在我的本体旁用妖力凝出一座小草屋
 
         日日呆在里面等着他来给我讲山外的故事


         这次他真的很久没来了,连迟钝的我都感觉出来了


         “也许他死了吧,人不是都活的很短的吗”那只鸟妖这样告诉我


         很好,今晚喝鸟肉汤


         他还是来了


         来的不是我印象中的他


         而是一个迟暮僧人


        唯一有点熟悉的应该就是他撑的那把千机伞了


         规矩的穿着僧衣,披着袈裟,头上有六个戒疤其中一个烫的极深


         他慢慢的坐在的树根上,收起千机,双手合十,默念了一句法号给我讲他这些年的故事


        他说他追了那剑客一段时间眼看就要有成果的时候被急招回家,而剑客也趁机云游四海来缓解心中的不知所措


        家中传来消息,几百年不曾侵犯邻国突然来袭,南上战事吃紧


        而最重要的是他们双生身份暴露,皇上把这一切都怪罪在他们兄弟俩身上,说是他俩带来的灾祸要杀了他俩


        他便带着他的兄弟,撑着一把伞,保下了这个王的江山


        他成功的将敌人关在伞外,而帝王却转脸就杀了他的家人


        更可笑的是他保住的百姓也相信了王的话,要求连他一起杀掉免得引来更多灾祸


        而王却做起来好人,说他将功抵过当他一马,却暗中杀了他的弟兄顺便除掉了在王看来很碍眼的丞相


        他终于体验了众生百态,累于凡世,回到了佛祖座下


        剃了三千青丝,剪断红尘恩怨


        点了青灯伴古佛,从此天下繁事我和干


        他告诉我那剑客后来回来了,依然如纯净的白玉菩提一半


         拉着他要为他洗冤,要为他的家人兄弟报仇


         他不愿


         那剑客便要他还俗,要和他看遍世间美景


         他说,我这眼已看不到美景


         那剑客走了,他以为那剑客安全了


         谁成想那剑客便孤身去皇宫行刺皇上


         那剑客成功了,而剑客也被新王凌辱至死


         他撑起千机,闯入皇宫,夺回了剑客的尸骨,火化了剑客


         然后他带着剑客的骨灰,撑着伞,做了真正的脚行僧


         “我终于看遍了世间景色,尝尽人情冷暖,此生我亦无憾,只是连累的家人兄弟”


         “负吾挚爱”


         他的眼慢慢闭上说了他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


         这老混蛋圆寂之前都不告诉我他叫什么


         我伸出根把他层层的裹住


         他一死我对凡尘也了了牵挂,便闭关埋头修炼


         我这次闭关闭的有点太实在了,天雷都没轰醒我


         最后天兵看不下去了把我带上来天庭


         那玉帝说我修为已够,可位列仙班,可执印掌管所有槐课植物


         我不愿成仙,于是我商量能不能用我的修为换一些人的前程


         玉帝一听也同意了,用通天镜看了一圈我发现这些人过的都挺好的


         除了苏兄长,他和小剑客


        阎王说这个苏兄长本就是命薄之人,从未活过弱冠之年,这次也一样


         我用了大部分的修为给苏兄长改了命,据说他已经投了个好胎,下辈子能活到九十九


         月老是个好人,看我这么讲义气就只收了我三百年的修为就帮我给他俩牵了个线


         后来我才知道,这俩人原本的红线就是牵着的


         嘛哒!还我修为!!


         玉帝看看我的剩下的修为可怜我,然后我去H市做了个片警,看着那一片的妖魔鬼怪禁止作妖


         当我到了H市后,我才发现其实天庭里都是好人


         原来我的本体就张在H市的南山公墓里,苏兄长还是埋在我脚下


         这是一个没有纷争、迷信、歧视的时代


         客栈老板娘变成了开网吧的,他的弟兄们一个不少的在打闹,他的家人好好的,尤其是他的弟弟一股衣冠禽兽的总裁风格,比当初那个在我脚边喝酒的中二少年不知要好上多少


        看来我当年不仅是运气用光了,眼神也不好使了,为啥就觉得他帅呢!!!


        你们看他!抱着小剑客干嘛呢!!白日宣淫啊!!!这么急色你上辈子是和尚啊!!!


        等等,他好像真的有一世是和尚


        算了,你们活着就好,我修炼去了
      

评论
热度(38)
  1. 殇影春酒茶。 转载了此文字
© 殇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