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影

莫毛cp党

四面楚歌

林宿秋:



蓝河从被窝里钻出来的时候脑袋晕晕的,他准备收拾掉家里所有的酒。打开冰箱的时候扑面而来的寒气让他抖了一下,伸手拿出一瓶冰啤的时候,似乎有什么记忆冲了出来。


他看见模糊的光影下,他拿出的冰啤被那人夺走,他闻见烟草味,他记起来他当时的燥热感,闻见属于他的信息素的味道——那一股薄荷味清凉的让他的脑子清醒了一点。


他记得被压倒在床上,他记得那个人身上的队服是兴欣。


他想到叶修的话。


——“然后你俩非要跑到一个房间去。”


蓝河的脑子快要爆炸了。


他一个人把所有冰啤装进袋子里,下楼扔在了最不起眼的垃圾桶里。蓝河看着那堆啤酒,不知为何叹了口气。回头正要走回家里,一声“小许”让他停住了脚步。


一回头,喻文州逆着阳,对他轻轻勾起唇角。


兴欣。


“什么?!”陈果满脸你脑子没坏吧的看着他。“蓝雨主场你跟去干嘛!?”


叶修非常认真看着陈果的脸,看得陈果以为是什么天大的事。叶修薄唇轻启,道。


“谈恋爱。”


陈果:“……”


“来人,把叶修给我拉下去抢boss。”


“不是老板娘!!”叶修赶紧缴械投降:“我真的有苦衷!我本来想过几天休息日了过去,但是人家现在怀孕了啊!!”


方锐一口水喷了出来,魏琛本来在那儿幸灾乐祸,听此差点没被嘴里一口烟呛死,陈果原地懵逼三秒,才发出一个疑问的长音。


“哈——!?”


“王队都告诉我了。”喻文州无奈的看着他战战兢兢像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似的。“你别担心,现在又不是什么封建社会。”


蓝河这才放松一点,有点后怕的看着喻文州说道。


“杰希大神怎么这就把我给卖了……。”


喻文州更无奈了,笑笑说道。


“快感谢他吧,不然我一辈子都不知道这事。”说着他喝了一口蓝河端上来的水,说道。“少天差点没疯了,非要帮你把元凶找出来。”


“不过你心里应该有数吧。”


喻文州说着看了看他的表情便了然了,说道。


“从王队那里了解了一些,我也猜到了一个人,不如我们同时说出这个人吧。”


“啊好。”喻文州说的话他怎敢不答应,只得应下来之后,由他倒数两个人同时说出来了。


“3。”
“2。”
“1。”
“魏琛。”
“叶修。”


不同的两个人让喻文州心下打起了问号,叶修的名字也让蓝河心脏一抽。喻文州眯了眯眼,还是开口问了为什么。


“因为我隐约记得在他身上闻到了烟草味。”蓝河回答,“魏琛大大不是被粉丝问的时候,提过自己的信息素是烟草味嘛。”


“是这样没错。”喻文州认同,“但王队告诉我的是,是叶修最后把你送回去的对吧。”


“如果是魏琛和你的话,那么叶修进去看到的什么景象,我不说你也清楚。所以一定是最后一个送你回去的人干的,或者是在最后一个人离去的时候,你自己又跑了出去。”


“而且烟草味不一定是信息素,那天叶修之所以看见少天和我还有你在做什么,就是因为他出去抽了根烟。兴欣老板娘陈果不喜欢烟味,这也不是秘密。”


“很有可能是你错把他身上的烟味当成了信息素的味道,而实际上,王队在说到你怀孕的时候,特意也告诉了叶修。”


“据我所知王杰希这人不会干些无理由的事,虽然他那个脑回路是真的有毛病,但他可以察觉到我们都察觉不到的事。”


“所以这次我理解成:喻文州我告诉你就是叶修这货干的。”


“这样吧,后天蓝雨主场兴欣,如果是叶修干的话,我觉得他会做点什么,到时候看看。”


“孕假我会给的,如果你不想要这个孩子,打掉也没问题。”


“但我还是不希望你打掉。”


“就这样,我就先回俱乐部了。”


喻文州仿佛一个世外高人,来了给他留下一堆足够让他失眠的话之后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笑的像个白眉老道。


蓝河有点晕。


这时手机一震,QQ上显示了一条消息。


君莫笑:是我。


还未等他拿起手机,又震了一下,还是君莫笑。


君莫笑:我的信息素是木香味,你的孩子是我的。
君莫笑:后天我去找你。
君莫笑:你敢跑试试。

评论
热度(251)
© 殇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