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影

莫毛cp党

【叶蓝】如果我们从头再来 29

黑糖凤梨酥:

人物是虫爹的,OOC我的


原著蓝河重生向


蓝河暗恋 叶修逐渐爱上小蓝的狗血故事


-------------------------------------


许博远早上起来发现叶修早已经在兴欣战队训练室聚精会神地开始了新的一天荣耀征程,他在门口看着叶修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跳跃,叶修穿着一件白衬衫,晨光洒在上面折射着耀眼的光芒,却让人移不开眼睛。


            


“蓝老大,别在门口啊,进来呀!”包荣兴看见许博远,立马让他进来。


               


许博远在门口支吾了半天,说道,“我。。。不太好吧,你们的战队机密。。。”


              


叶修在旋转椅上转过身来,眼角含着笑意,“那你上绝色的号来帮兴欣公会抢boss不就行了。没人当你是卧底,来来来,都是自己人。”说着从椅子上起来,自然地拉起许博远的手,让坐在自己旁边的魏琛换了个位置,将许博远放在了电脑桌前。


                


魏琛一脸地嫌弃,退出自己的账号卡,选了一个离叶修最远的位置,摇了摇头叹息,“现在的年轻人啊。”


             


苏沐橙“咯咯”地在一旁傻笑,电脑上QQ闪个不停,边笑边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打字。


               


许博远摸出绝色账号卡登录游戏,跟在君莫笑身后不久才从叶修手心的触感中反应过来,他是不是没有禁住叶修的美色诱惑自己跑来给兴欣打工了?!


               


野图boss倒是没有刷出来,绝色却时不时在神之领域偶遇老熟人,吓得他心惊肉跳。尤其是他跟在君莫笑背后看见他跟春意老打招呼的时候,君莫笑还笑眯眯地问春意老蓝桥春雪去哪里了,要不是语音开着怕暴露身份,许博远早就想怒吼了。


                


黄昏时分,许博远揉了揉眼睛,陈果走进来一人发放了一杯果汁,许博远说了声“谢谢。”拿起来“滋滋”地吸了起来,叶修转过头看着许博远沾着果汁的嘴唇,不自觉地喉结滚动了一下。


               


叶修见果汁马上见底,抬手抢走了许博远的果汁,对到嘴边“刺溜”一声吸完,边喝边把自己的果汁推到许博远面前,说道,“老板娘偏心,明明知道我不喜欢樱桃味还把给我,竟然把我最喜欢的葡萄味给你了,来,哥的果汁全给你了。”


                   


许博远一脸懵逼地接过鲜红的樱桃汁,放在电脑桌上,叶修在旁边说道,“你怎么不喝呀,你不会嫌弃我吧,我都不嫌弃你。”


                   


许博远只好拿起樱桃汁,一边喝一边囫囵地说道,“我怎马布吉岛你毛病这么多?”不过喝着喝着突然发现,他是不是相当于和叶修间接接吻了?!喝在嘴里的樱桃汁瞬间没有了刚开始的味道,叶修一直盯着他看,让他放下也不是,喝也不是,脸颊红扑扑地像手里樱桃汁的颜色。


                   


旁边的陈果在苏沐橙的拼命眼神示意下才忍住了掐死叶修的冲动,妈的智障,每天说要喝樱桃汁的是谁?


               


“想出去逛逛吗?”叶修问道,“我带你去看看西湖夜景吧。”叶修早在许博远来的第一天就暗搓搓谋划着一场两人的约会,即使许博远不认为是,可是他却在心里兴奋不已。


                 


许博远脸颊上的红晕还没有消失,懵懵懂懂状态下就跟叶修走出来训练室,问道,“你不抢boss了?”


                


叶修的身高刚好把许博远卡在门边,他微笑着看见门里的兴欣队员,说道,“有他们呢。”说着突然凑近许博远的耳朵边,低声说,“抢boss哪有陪你重要。”


                 


惨遭调戏的许博远小同志一把推开叶修,只见叶修又补充道,“我是说boss天天能抢,你远道而来一次不容易,孰轻孰重我还是分得清的。”叶修说罢,许博远才渐渐抬头直视叶修的眼睛,叶修叹了口气,前途未卜啊。


               


“叶修去哪了?怎么没看见他?”65级的野图boss刷新出来却不见兴欣有什么动静,黄少天仿佛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QQ群里黄少天不停地“@君莫笑”,倒是炸出来一群潜水的职业选手,君莫笑却迟迟不见踪影。


                  


“叶前辈,你的QQ一直在响。”乔一帆叫了一句正换好衣服人模狗样的叶修,许博远与叶修闻声都回头看向乔一帆,不知为何,乔一帆的脸倒先红了起来。


                    


叶修拽住许博远的手臂,倾身在许博远的耳边说道,“等我一下,马上回来。”


                  


许博远站在门外看见黄昏的夕阳洒在来往的人流中,不禁又回想起他们初遇的雪夜,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幸运的,有幸接近喜欢的人,有幸能被他留意在心,有幸从一个陌生人渐渐熟悉。


               


叶修直接拉开椅子,连坐都没坐,弯腰打开QQ,看见黄少天的一大串@以及“叶修干什么去了?”,和下面嘲笑黄少天无聊以及猜测叶修阴谋的回复。


                    


“放心吧,boss我不抢了,哥忙着谈恋爱,没空。”说完这句话,也不管炸了的QQ群聊,直接退出QQ,临走前对正在准备抢boss的兴欣众人说道,“今天的抢boss重在声东击西,你们看情况抢吧,我走了。”


                      


“好走不送。”魏琛一挥手,一口烟雾从他的口中喷出,专心披上马甲带领兴欣公会进行抢boss大战。


                 


杭州夏季白日里接近四十度的高温,到了傍晚却丝毫不减闷热的气息。叶修带许博远沿苏堤而上,他们并肩走在一夜繁星之下,叶修看着许博远在黑暗里逐渐模糊的轮廓,青年清秀俊朗的眉眼让他越看越舒服,许博远时不时因为他的话语而笑起来的双眼,怎么看都看不够。


                   


身后一溜烟的共享单车经过,叶修一扯就将许博远拉进了自己的怀里,说了声“小心。”又轻轻把手放下。


                    


依湖而建有面朝湖面的座椅,两人步行在苏堤上着实让四体不勤的两个宅男有些吃不消,他们两个靠在了椅子上,面前是在夏夜晚风中翻滚着浪花的湖水。凉爽的湖风和空气中的湿热气息交汇,两个人时冷时热,热的冒汗却又因为湖风的寒凉打了喷嚏,两人相视一眼,却突然同时“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种老年人的生活过起来也不错。”叶修看着沿湖行走的一对夜晚散步的老夫老妻,不由得感慨。


                 


许博远望着远方的湖水,发着呆说道,“你不是还要得冠军的吗?”


                  


“是呀,我是在设想退役后的生活啊。”叶修看着许博远的侧脸,他想,等他拿了冠军一定惊天动地把许博远娶回家。


                 


“小许啊,有女朋友吗?”叶修张口就来了一句。


                


“怎么,叶神想给我介绍?”许博远转过头看向叶修,勾起嘴唇笑了起来,眼神里却有些闪烁,他总觉得他来到杭州之后他和叶修之间的关系,比他想象中的要贴近的多。


               


叶修揉了揉许博远的头发,突然恶狠狠的语气说道,“你还想脱单?哥比你老多少都还没有脱单,你想得美!”说着自己就笑场了,把许博远也逗的笑个不停,叶修又补了一句,“你不能比我早脱单。”


              


许博远没有接这句话,他有些难过,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勇气面对叶修脱单的那一天,他是再活一遍的人,两次都求之不得的感觉太难过了。可是他也清楚,他不是什么终点中文网的男主角,随随便便的开挂,即使他身上发生过突破科学极限的重生,他也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灵魂,却都爱着那一个人。


                  


正想着,许博远却又接连打了几个喷嚏,白天隐隐有些头痛,他并没有在意,没想到在湖边吹吹风,竟然要感冒了。


                  


“没事吧?”叶修用手感受了许博远额头的温度,竟然比他的手烫,叶修急忙扶起来许博远,说道,“先回去。”


              


打车到上林苑,许博远躺在了床上,头晕的感觉不停地刺激着他的神经,病来如山倒,叶修站在床边,发现许博远烧得满脸通红。


                 


附近有离得近的诊所,一大堆花花绿绿的药片被叶修装在袋子里,叶修坐在许博远的床边,晾着温开水,一边把许博远扶起来,许博远的脑子还算清醒,接过叶修递来的水,仰头吞下一堆药片。


               


退烧药药效很快,许博远很快脑子便昏昏沉沉,意识模糊了。叶修不敢开空调,可是即使开着窗户,外面吹进来的也是热风一片,许博远很快便出了许多汗。


             


叶修自己先去洗了澡,出来发现许博远浑身几乎湿透了,睡梦中眉头紧皱,像是不太舒服。他转身去浴室拿了毛巾,蘸了凉水,轻轻顺着脸颊开始给许博远擦汗。许博远睡梦中发出意味不明的梦呓,叶修拿着毛巾一点一点擦过他的脖颈。


                


解开许博远胸前的扣子时,叶修已经紧张地手都开始抖了起来,把脑子里不健康的思想挥走,耳朵已经烧了起来,面前是发着高烧的病人,叶修轻轻用毛巾划过许博远的胸口,白嫩的腰肢因为发烧有些泛红,叶修强忍着画面的冲击力,把许博远的上半身搽拭干净。


             


许博远的腿又细又长,叶修感觉血液在身体里已经沸腾了,他慢慢擦过许博远的小腿,一边在心里骂着自己变态。


           


“唔。”许博远轻哼一声,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叶修?”


              


对上许博远的眼睛,叶修有一瞬间吓得冷汗都出来了,虽然他照顾许博远无可厚非,但是心里的龌蹉念想还是让他发虚,不过许博远太困了,看清叶修后立马又睡着了。


                   


叶修老老实实地帮许博远擦遍全身,自己却又是满头大汗,而且他迫切地需要冲个凉水澡,身旁有肉不能吃的感觉太糟糕了。


                  


站在走廊上抽了一根又一根烟,叶修终于平静了心情,站在床边帮许博远盖好踢开的薄被,用手感受一下许博远额头的温度,已经渐渐正常。


                


静谧的夏夜,许博远阖上双眼陷入深眠,睫毛随着呼吸起伏,嘴巴微张,嘴唇因为生病看起来干干的。叶修站在许博远床边细细地观察,从来没有想过看一个人也可以让人入迷,内心平静如水,仿佛只有他在身边灵魂才得以安宁,大概就是缘分吧。


                   


许博远睁开眼睛的时候,叶修还坐在他的床边撑着脑袋睡着,他稍微动了一下,叶修立马便醒来,摸了摸他的额头,点了点头,“不热了。”说着给他接了一杯热水,递到了许博远手里。


                 


生病之后被人这样细心地照顾,大概只有小时候妈妈才会这么做了,许博远看着热水表面晃荡,为什么又给自己找了一个更爱叶修的理由。


             


许博远休假结束,许博远回头看见兴欣送别的众人,虽然相处的时间不久,但他们都渐渐和许博远相熟,他们也都是许博远的朋友。


                 


陈果一边向他挥手,一边说,“我要有个像你一样的弟弟就好了。” 说得许博远有些不好意思。


                


叶修没有说话,双眼看着许博远,许博远对上他的眼睛,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相视一笑。许博远拉着行李箱,向他们挥着手再见,直至坐上去往机场的出租车。


                


他的手里握着的是一张叶修的签名照,是他昨天晚上出发前,笔言飞发QQ说她妹妹是叶修的迷妹,想要一张签名,他厚着脸皮向叶修要了,结果叶修不禁签了一个名,还附带送了他一张签名照,说如果他想要签名,这张照片必须自己留着。


                 


照片是苏沐橙趁他们两个不注意偷拍的,两个人靠在门框上不知道说些什么,他的脸有些红却泛着笑意,叶修看着他侧脸轮廓鲜明,他们两个周围撒满了阳光,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他靠在飞机上一直看着这张照片,心里仿佛有暖流划过,他将照片捧到胸口,微笑着眯上眼睛。


                  


夏休过后,兴欣正式加入第十赛季的赛程,君莫笑上网游的时间少之又少,蓝桥春雪已经许久没有在游戏里见过他,不过许博远和叶修几乎每隔几天便要在QQ里开着语音聊天,甚至有时叶修吃着饭,叶修便让他在语音里唱歌。


                


许博远知道,就是从这个时候,叶修上一世和他的联系就彻底切断了,没想到,他们竟然可以在QQ上这么频繁的聊天。叶修明明准备比赛时间宝贵,可叶修说每次晚上睡不着,听到他的声音才可以睡着,他便微笑着应承了这个陪聊陪睡的工作。


                  


季后赛开局,蓝雨客场对战兴欣,许博远随着蓝溪阁公会精英团来给战队加油。


               


叶修从观众席走向舞台,许博远穿着蓝雨的应援服买的SVIP票正好可以清清楚楚看见叶修的表情。叶修走来时粉丝疯狂地尖叫晃动着条幅,叶修却什么都听不见也看不见了,他只看到了许博远直视他的眼睛,四目相对。


                  


能有喜欢的人来看自己的比赛确实是一件开心的事,叶修知道以许博远的脑残粉程度想要让他说一句兴欣的好话都是不行的,不由得低头勾了勾嘴角,摇了摇头,许博远心里也许很希望蓝雨赢吧,可惜他必须要赢,绝不退让。


                


叶修无奈地摇头,却看见许博远的嘴型张合,说着“冠军”,叶修眨着眼恍惚以为自己看错了,许博远却已经低头看向了自己手中的蓝雨应援旗。一瞬间叶修的心里仿佛被电击了一般,不管许博远说的是让他得冠军,还是说蓝雨一定会得冠军都不重要,叶修已经自动认为许博远是在给他加油了。


                 


叶修血管里的血液在沸腾,脑子却无比清晰,以百分之七十的血量挑了宋晓,李艺博说着叶修超水平发挥,卢瀚文没过多久就站到了场上,叶修更加认真地重视起来。许博远坐在下面看着他,他曾经在网游里吃过这个小孩的醋,现在他还要许博远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君莫笑身上,卢瀚文被他抓到时机从背后袭击,僵直、连击,叶修放空一切,只有赢。


                


许博远在台下为卢瀚文捏着一把汗,他知道叶修一定会赢,他的心里不停地动摇着,有些不忍心看卢瀚文下降的血条,卢瀚文最终血条清空,许博远抬头看见君莫笑角色光芒万丈的站在台上,台下是激动欢呼的海洋,他仿佛可以透过屏幕看到里面叶修认真盯着屏幕的身影,必然也让人移不开眼。


                   


黄少天上台时冲着台下比着“V”字,许博远亮晶晶地眼神一刻都没从他身上下来过,蓝雨的粉丝摇动着应援旗,疯狂着呼喊,叶修在舞台后都能听见,不禁想竖着耳朵听一听最高声的欢呼里有没有许博远,他应该开心疯了吧。


                    


叶修下场时,许博远正给他鼓着掌,手也许已经被拍红了,眼睛却追着他没有丝毫的转移,他冲许博远笑了笑,虽然他知道不可能,但和黄少天在台上比赛的时候,他脑子里真的一热想将黄少天挑下场,不过,难道是因为自己没有欺负成黄少天,许博远对他就比较宽容?


                        


叶修坐在观众席,遥遥望去可以看见青年发顶,痴汉啊,叶修揉了一把脸,让眼睛直直盯着比赛屏幕,一切等他得了冠军之后,会有大把的时间。


                  


赛场瞬息万变,蓝雨客场对兴欣虽然最终总分败给了兴欣,但团队赛的胜利让两队也相差不大。观众渐渐开始退场,许博远的QQ却收到苏沐橙的消息,希望他可以留下来等一会儿。


                 


萧山体育馆里渐渐人群消散,即使有不想走的也被保安驱逐,许博远看见叶修正不知道和喻队和黄少说着什么,气得黄少天跳起来大喊大叫地声音回荡在空荡荡地体育馆。叶修回头看见他,眼睛仿佛亮了一下,黄少天和喻文州也朝他的方向看来,让许博远有些不好意思。


                   


“是你呀?怎么不走啊,这里比赛结束了,粉丝是不能留下来的。不过既然我看见你了,可以给你签个名啊,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黄少天不认识的人尚且可以聊的滔滔不绝,更不必说他和许博远已经是加了QQ的人了。


                 


许博远的脸一下就红了起来,看着黄少天激动地话都说不出来。叶修刚好移动了一下站位,挡在了许博远和黄少天的面前,说道,“他可不是来追星的,是我让他等一会的。”


                


“少天,走吧。”喻文州拉了一把黄少天,带着蓝雨战队全员向兴欣告别,黄少天只得说,“你要还想要什么在QQ上跟我说,我对我的唯粉都特别好!”


                  


兴欣战队的其他人都已经收拾东西回去,只有叶修一动不动看着许博远,点上烟,在逐渐漆黑的体育馆门口,许久开口,“上次说要把你偶像打哭看来我是没做到。”


                


“我们蓝雨怎么可能那么轻松地被打败?”许博远开口道,眼睛里是叶修吸烟时的明灭光辉。


                


叶修轻轻弹了弹烟灰,说道,“是啊。”面对这些老对手,他自己也没有绝对的信心会赢。


              


许博远走进叶修抬头说道,“别一副老人家的表情啊,你还没退役呢。”许博远手指穿过叶修的指节,准确地抽走了叶修手里的烟,“前天晚上就想透过屏幕掐了你的烟,晚上咳得那么严重少抽点儿。”


                 


许博远手里夹着叶修未燃尽的烟,任由烟雾缭绕在二人身边,他说,“叶修,我知道第十赛季的冠军是你。”


                 


许博远的眼睛看着叶修,叶修不知道许博远那无端的信任出自哪里,但他知道嘉世门外的那场大雪,是许博远这双如火焰般燃烧的明亮的目光,让他忍不住地停下,再也移不开眼。


             


叶修在体育馆关灯的瞬间将许博远揽入怀中,他在许博远的耳边说,“等我得冠军。”


---------------------------------------


有没有小天使参与有奖问答吗?  我改了几次名  分别叫什么。奖品大概是抽个人点个文???或者同城我请吃饭???  名字应该不会再改了,毕竟我是起名废。


还有希望以后叫凤梨呀,一只凤梨酥,就是渣渣,叫太太不好意思,不如叫菇凉[doge]       


 



评论
热度(246)
© 殇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