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影

莫毛cp党

【叶蓝】最好的助攻,其实就是自己……

起风了:

*算是番外吧,给同人叶蓝的一个结局


*开头被虐到的朋友,请相信我,一定要看到最后,这真的是糖!!


*最后放一下前文链接:  


【同人世界】




凌晨三点的H市,下了很大一场雨。




黑暗浑浊的城市,唯有极少数几个身影在这样的环境中踽踽而行。




蓝河浑身都湿透了,涔涔的寒意从单薄的布料一点点渗进他的骨头,血液,他像毫无知觉一样行走在这样极端的天气中。




眼睛被豆大的雨点打的通红,几个小时前早就哭过的,如今什么也流不出来,只余下一片空茫。




他感觉头有点痛,还有点晕,隐约记得自己是要回家的,但这里的家,已经不欢迎他了,那么去哪里都是无所谓的。




迷迷糊糊之间,他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马路正中央走了很久了,这实在是十分危险的一个举动,但他的思维像是被什么都东西截断了,很难有完整的思考。




忽然,眼前的画面天旋地转,他听见有刺耳的刹车声和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




脑子经过剧烈的震荡后,余留下一片空白。




他很想把身体蜷起来,因为太疼了,但他没有力气。




蓝河感觉越来越冷,被雨打的刺疼得的眼皮微微睁开,望见一片鲜红,还有鲜红中,模模糊糊的一个影子。




好想看看他啊。




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应该已经睡了吧。




蓝河很慢很慢的拉开上衣口袋的拉链,从里面掏出手机,哆嗦着手按下了快捷键1。




电话那头响了很久,响到蓝河都要放弃了,才有一个微微沙哑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来。




“喂?”




蓝河抱着手机,因为失血眼前开始变成一片花白的颜色。




他很努力的把卡在嗓子口的血咳掉,才说:“喂,叶修——”




叶修听出来他声音的不对劲,加上这个点儿了,怎么也不像无缘无故会打个电话过来,不过想到白天的事情,他还是没有表现出太急切的担心:“怎么了?你怎么还没睡?”




蓝河说:“叶修,我好疼啊……”




声音轻的好像下一刻就会散去,在暴雨的干扰下,几乎让人分辨不清。




但叶修还是听出来了。




叶修的呼吸一滞,好艰难才抖着嗓子问:“小蓝,你现在在哪里?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蓝河已经听不清楚电话那头说的什么了,他脑袋越来越沉,身体也越来越冷,可他舍不得手机里的声音,更舍不得说话的那个人,他强撑着,像撒娇的小奶猫一样哼道:“叶修,你说句好听的话哄哄我好不好……”




叶修已经完全明白过来那边发生了什么,他眼眶都红了,对着听筒用最温柔的声音说:“乖,等我们下次见面,我抱着你说一整天。”




蓝河想说,可是没有下次了,叶修你真是个坏人啊,我都要死了,你连句好听的话都要欠着,太过分了,从来没见过这么过分的人——




但他说不出来,他扯开嘴唇,只会冒出一团又一团的血沫子。




他真的好喜欢他呀,喜欢到想陪他一辈子打游戏,想一辈子照顾他,想把他养的白白胖胖,然后告诉全世界,这是我家的。




但他都做不到了……




蓝河意识渐渐模糊,手缓缓垂落下去,原本死攒着的东西从他掌上滑进雨水中,里面还有个声音在吼——




小蓝你听我说,不可以睡,我马上就过来找你,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你答应过还要陪我很久的,你不准食言啊,听到没?!




不可以睡啊,求你了——




蓝河!蓝河!!许博远——!!




时隔经年,叶修再次从这小小的一方通讯工具里,感受到了全世界破碎的声音。




异常残忍,却同样无可奈何。






❀❀❀






两个月后,H市Z大附属第一医院。




细碎的阳光透过半开的玻璃窗,照进这一间素净的病房,偶有特别调皮的光斑落在病床上那一张白皙清秀的脸上,将他映出透明一般的颜色,微风时而撩起他额间一两缕碎发,沉静温和的模样,好似一位睡着了的小王子。




心电仪发出规律性的声响,床头有一只青花瓷的花瓶,上面摆了些新鲜的花束,黏着的晨露反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




这样的场景,已经持续了快两个月了。




今天,却注定要有些不同。




沉睡的小王子,好似终于要从冗长的梦中苏醒过来,他黑而翘的睫毛微微颤动,像蝴蝶的翅膀在不停张合。




未几,一双干净清澈的眼眸倒映出颜色单调的天花板,他视线向下,看到一个背对着自己,正在倒水的身影。




是谁呢?




那人转过头,正对上蓝河探寻的双眼,倒了满满一杯水的被子“啪”一声掉在地上。




滚烫的开水溅到他脚踝的皮肤上,他却仿佛感觉不到痛处的动了动喉结,好久,才走过来,温声道:“还痛吗?头晕不晕?”




蓝河垂眸看着自己嘴巴上的罩子,箍的有点难受,但脑袋倒是不怎么晕,也不是很痛。




于是他轻轻摇了摇头。




那人抚着他的额发,一边把床边的呼叫铃按了一下。




没一会儿,有医生护士进来,稍做检查后,将许多仪器撤掉了,包括他戴着的氧气罩。




照顾他的青年在旁边倒了杯水凉着,等人走以后,小心的喂给他喝。




蓝河在嗓子舒服了一些时,终于能讲出苏醒后的第一句话了。




然而他说的是:“你是?”




被问之人抬起双泛着血丝的眼睛把他看着,良久之后,笑了:“不记得了?”




蓝河迷茫的点了点头。




“没关系。”




谁知那人一点儿也没气馁的握住了他在被子下的手,十分郑重的说。




“许博远你好,认识一下,我是兴欣工会的君莫笑。真名叶修。” *




蓝河紧紧盯着他,半晌,有温热的东西从他眼眶里滚落出来。




他一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一边用力甩开被子里的手:“谁要跟你认识!叶修你这个人真的太讨厌了,我都放你走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




叶修隔着被子,因为怕碰到他的伤口,只能虚虚的抱住他:“不用你放我走,我就想赖在你身边。”




蓝河被他完全不讲道理的行为弄得都无语了,发泄似得一口咬住了他俯下来的肩膀,但又不敢太用力。




叶修被他咬的心里一痒,抬起头笑的眼睛都眯起来:“蓝河大大,你身体还不舒服呢,这么调戏我,我很难办啊。”




蓝河脸一红:“滚!”






❀❀❀






在医院折腾了一个多月后,蓝河终于再次活蹦乱跳的办理了出院手续。




其实一个月的时候他就可以回家休养了,但奈何叶修怕自己照顾出什么岔子,硬是让他多住了半个月。




这期间,叶某人居然神奇般的锻炼出了一手煲汤的好技术,每每拎着个小保温盒给蓝河送食的时候,都要被方锐嘲笑一句“越来越像个贤妻良母了”。




贤妻良母的叶修每每都要冲方锐露出一抹好事将近的笑容。




这不禁让方锐这只单身狗十分羡慕嫉妒恨。




蓝河出院同叶修回家的那天,问起几个月前自己来找他,反而被冷落的事情。




毕竟以后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人,他不想心里留个疙瘩。




结果话说出来,叶修倒比他还委屈,说自己那天明明是跑去G市找他还被好一通揍,老板娘他们都可以作证。




最后两人合计了一下这个事儿,不禁有些不寒而栗。




好在,此后都没发生过什么意外。






同年十二月二十九号,一个融合了两人生日前后,日期谐音还挺肉麻的平凡又不平凡的日子,微博热搜炸了。




因为万年不上号的叶某人,更新了一条动态——




@叶修v:


12-29


说好了哦?[分享图片]




图片的背景是一片蔚蓝的大海,金色柔和的阳光铺洒在米色的细沙以及正中两个身着白色西装的身影上,两人坐在海岸边的木制小桥上,侧对着镜头,一个嘴角上扬,眼里是深不见底的温柔与深情,一个半垂着眸子,乖巧白净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一个在说一个在听,他们垂在一侧的两只手,小拇指偷偷摸摸的勾在一起,无名指上戴着一对刻了彼此名字首字母缩写的对戒,海风轻轻撩起他们微长的额发,画面和谐美好的简直能令人感受到溢出图片的幸福。




叶修的老婆粉们瞬间爆炸了,吃瓜群众也吓得连瓜都拿不住了。




搞事情的职业选手们,一个个疯了似得转载叶修的这条微博,祝福的,骂他无耻老牛吃嫩草的,趁机“给他泼黑水”的,跟大杂烩一样,过年都没这么热闹。




然而人民群众的力量始终是强大的,没过多久,图片中的另一位就被扒出来了,等到大家搬着小板凳又去那位微博一围观,瞬间感觉眼睛又他妈瞎了一波。




@蓝河:


12-29


嗯,拉钩。


  / @叶修v:


   说好了哦?[分享图片]


——————————————


打*的句子,是全职原文中小蓝第一次跟叶修打招呼时,用的格式


然后我不知道微博转载怎么表达,干脆就用斜杠号代替了……





评论
热度(235)
© 殇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