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影

莫毛cp党

【全职/喻黄/叶蓝】七夕贺文【这一天】

花泽:

今天下午我就要去军训啦,要消失几天啦,本来想定时发送的七夕贺文……百度了半天还是不会,想想算了吧,提前发也差不多。


本来想多写几对cp的……但是时间不允许QAQ


我的生日就在七夕,所以今年有些可惜没能当天发文。不过没关系啦,主要是你们看的开心就好。还有要谢谢 @初识长安 你提前那么多天的祝福,以及我在你的文中打的酱油……爱你啦。


cp喻黄,叶蓝,私设同居,日常向,不甜退货哦。


小彩蛋的七夕任务是私设,cp我就不标了。


废话太多了,我们开始吧!





 
  
#喻黄场合#


清晨。


一缕带着清晨气息的阳光懒洋洋地透过窗帘间的缝隙探进来,打进房间里又被分割成一截一截,八月难得这天早晨有些凉气,却想通过本来温暖的阳光通道稍稍运进来些,窗台,地板,床沿,最后打在了床上少年难得安静的白皙面庞上。


床上人微微锁了锁眉,下意识想往枕边人怀里钻,手一捞,空的。


“队长——哼……又起这么早啊……”


黄少天清早醒来后一摸旁边没人,不禁有些小情绪,打着呵欠伸着懒腰,揉了揉眼睛,撅着嘴开了房门,一股香味儿扑面而来,他的情绪瞬间一扫而空,本来半醒不醒的,也瞬间精神起来。


晃到厨房,果然,那个安静优雅的背影正在准备早餐。


“少天,早啊。”喻文州听到动静回过头,微笑着对黄少天道早安。


黄少天被这个笑容电到了,一大早的,笑的那么温柔干嘛……他脸一烫,抬脚走到喻文州身后,将头轻轻抵在喻文州背上。


“早上睁开眼睛又没看到你,不高兴了。”黄少天故作委屈,双手手攥住喻文州的衬衫,像一个撒娇求糖吃的小孩。


喻文州轻笑,转身把黄少天揉进怀里,吻了吻他的额角,将他原本就乱乱的头发揉的更乱,“好了,快去洗漱吧,早餐快做好了,待会吃完我们出去买点东西。我还煲了汤,你最喜欢的。”


黄少天眼睛一亮,飞快地在喻文州脸上啄了一下,嘻嘻一笑,转身逃了。


喻文州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把刚到出来的牛奶放进了微波炉。打开开关才猛地想起来,忘记放糖了。


算了,最后拿出来再放也是一样的。


也就只有黄少天一个人,能轻易扰乱喻文州的节奏了。


  
“咦,队长,你今天怎么放的是白砂糖?以前不都是放冰糖的吗?而且这底下糖居然都没化完诶,真反常啊,冰糖都化得了白砂糖居然不化,还能这样的吗?队长你可能是买了假糖。”黄少天把牛奶喝到底,讶异地看着杯底那几粒倔强的白砂糖忍不住开始叨叨叨。


喻文州盯着黄少天的微微嘟起薄唇还有嘴角无意沾上的牛奶,微不可闻地勾了勾唇角,忍住自己想亲下去的冲动,默默把爱人这幅怜人爱的样子记在心里。


“放进微波炉前忘记放糖了,拿出来就只能放砂糖了,看来也不怎么给面子,没化完。”喻文州无奈道。


黄少天听了先是噗嗤一声笑出来,紧接着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队长哈哈哈,原来你也会忘记事啊哈哈哈,而且还是这种小事哈哈哈哈,队长你太可爱了哈哈哈,哎呀我不行了哈哈哈哈!”


喻文州就这样保持微笑看着眼前这个罪魁祸首,等黄少天笑够了,喻文州才含笑拍拍他的头,把他赶去换衣服准备出门,自己收拾碗筷。


等两人都准备好了,喻文州拿出手机一看,才发现原来今天是七夕节啊。


每年夏休期都是这样,每天吃饭睡觉腻在一起,过的昏天黑地,总之天亮了就腻歪,打游戏或者窝在一起看电影,天黑了就办事,要不就刷刷微博,在职业选手群里插科打诨秀恩爱,然后相拥而睡,简单的很,却也充实的很,反正只要有对方在,干什么都感觉幸福。自然也没人有心思记算每天是几月几号了。


“七夕快乐,少天。”喻文州轻笑着看着黄少天,柔声道。


眼底的温柔像是要把爱人融化成水。


黄少天看的一呆,耳根发烫,“……啊?七夕节……今天是七夕节啊?!”


喻文州看着眼前人发红的耳根,忍不住笑,把他拥入怀中,低头温柔地咬住他的唇,轻轻厮磨,再入侵缠绵。


温情地亲了好一阵,还是黄少天红着脸推开喻文州,轻喘着气说再亲下去就出不了门了,两人这才分开。喻文州揉揉黄少天毛茸茸的脑袋,推他去门口换鞋。


下了楼,两人默契地走上一条有些远但是没人的小道,牵起了手。


无论在一起多久,牵手都是最简单的爱的表现吧。


  
【这一天,喻黄依旧闪瞎眼呢。】


  
#叶蓝的场合#


叶修被射进来的阳光激醒,但却没有睁开眼,显然,叶修并没有准备起床。他下意识伸手一捞,把枕边人捞到了自己怀里,因为闭着眼,看不到对方的醒了没,当然也看不到对方的反应,随便靠近用唇贴了贴,也不知道到底亲到了对方哪里。


怀里人不安地动了动,似乎是想要起来,毛茸茸的脑袋蹭的叶修下巴痒痒的。


叶修抬起手一巴掌轻轻拍在蓝河屁股上,“再陪我睡会儿。”叶修低声道,原本就性感的烟嗓带着点早晨没睡醒的慵懒。


一大早被骚扰的蓝河又红了脸,在心里骂了叶修几声滚滚滚,却还是安安静静地缩在了叶修怀里。


蓝河就睁着眼,稍稍抬眼看着叶修近在咫尺的脸。皮肤依旧白的过分,只是在蓝河每日的精心调养下,不再是以前病态的苍白,反而气色显得好了不少。眼下的黑眼圈也淡了不少,整个人脱胎换骨了一般,散发着健康的气息……


如果他能少抽点烟的话……


蓝河心里默默叹气,对眼前这个人真是……又爱又恨。


所以这段时间,我们的蓝桥大大,正在强迫君莫笑大大戒烟,管的可严了,叶修心里苦,可是不照做的话老婆就没了,只得乖乖听老婆的。


当然,叶修心多脏啊,他的烟藏的,那叫一个高明。


蓝河把头埋在叶修胸口,闻着他身上散不掉的淡淡烟味,其实很让人安心,起码让蓝河安心。但是想到叶修藏烟,蓝河还突然有点气不过了,抬起头目光恶狠狠地扎在叶修脸上。


才瞪了一会,蓝河就软下来了,看着叶修的眼神又转回了温柔,想来想去都是因为叶修,唉,既然自己都入了套了,逃不掉也没想逃。


“小蓝,偷看我呢?”叶修突然睁开眼,双手将蓝河箍紧,笑着说。


蓝河脸一烫,马上移开目光嘴硬道,“滚滚滚滚滚,谁看你啊!”


叶修又笑,低下头,把头埋在蓝河颈窝蹭了几下,跟个小孩似的。


这么大人了,幼不幼稚啊……蓝河顿时心里软的一塌糊涂,拍拍叶修的背,“该起床了。”


“我起不来了……要蓝河大大亲亲才能起来……”叶修一边蹭一边撒娇,声音闷闷地传出来。


『一个奔三的老男人,还比自己高,纯爷们儿,埋在自己胸口撒娇,是什么样的感觉?


让我们现场采访一下十分有经验的当事人许博远先生——


“啊?哦,我用血的事实告诉你们,只要毫不犹豫地一脚踹开就行了,其他多余的事千万别做。”许博远先生严肃的说。』


照常一脚收拾完某发病的大神,蓝河跳下床,拉开窗帘,感受了一下阳光的洗礼,便去洗漱了。


叶修龇牙咧嘴地捂住自己刚才被踹的地方,一边闻着床单上残留的爱人的味道,一边感慨家暴真可怕,接着也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哟,阳光真刺眼啊,不是一个是个出门的好日子。叶修用手臂挡住眼睛,想着。


蓝河洗漱完毕后招呼了一声叶修,就要去厨房准备早餐,结果又被某不要脸的大神揽住索吻,吻的满脸通红才得以逃开。


看到自家小保姆掐自己一下推开自己慌忙逃开的样子,叶修满意地露出了笑容,心满意足地洗漱去了。


叶修洗漱完,又摸到卧室角落藏烟的地方,想趁蓝河不在抽一根,刚把烟摸出来,打火机都没找着,蓝河的声音就从厨房传了过来。


“叶修!不许抽烟!”


叶修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烟,自家媳妇儿怎么就那么了解自己呢?


既然小蓝不让自己抽烟……那么就在其他地方补回来吧。叶修摸着下巴想着。摸到厨房,倚在门边看着那个忙碌着的身影。这里就要说一说蓝河身上穿着的那个蓝色围裙,是叶修送给蓝河的,蓝河拿到的时候口头上嫌弃的不行,但是自那之后,没有一次做饭少了它。


叶修走到蓝河身后拥住他,下巴蹭了两下蓝河的颈窝。


蓝河身体一僵,歪头撞了一下叶修的脑袋,“干嘛……”


“小蓝,蓝桥大大,绝色大大,远啊……”叶修一声一声地叫着,饶有兴趣地看着蓝河渐渐变红的耳根,“就抽一根,成吗?”


蓝河放下手中的东西,转头狠狠地看着叶修,“叶修,叶神,君莫笑大神,你再抽下去,不到50岁你就要得肺癌死掉!你要让我守一辈子寡啊?”


叶修似乎愣了愣,接着就笑了,“小蓝那么想跟我过一辈子啊……”


这下轮到蓝河愣了,那句话他就那么顺口说出来了,没放到脑子里过。


一辈子就一辈子……蓝河心里默默的想着。又狠狠瞪了叶修一眼,伸手在上面的橱柜里摸了一会儿,摸出来一根棒棒糖,熟练地拆了包装,塞到了叶修嘴里。


“瘾上来了就含着吧。”蓝河道,为了帮叶修戒烟,他买了一大堆棒棒糖放在家里每一个角落,为了方便随时随地塞到叶修嘴里。


叶修叼着糖,甜味一丝丝地从舌尖往四周蔓延,甜到大脑和胸腔,直往心里钻。


叶修还不罢休,一会儿摸摸蓝河的腰,一会儿掐一把蓝河的屁股,非要把蓝河弄的面红耳赤才肯休手。揩到油的大神心情大好,终于放过了可怜的小保姆,让小保姆安心做早餐。


吃完早餐,叶修主动请缨去洗碗,蓝河便跑到卧室不知道干嘛去了。


叶修洗完碗,发现蓝河站在厨房门口背着手看着他,叶修下意识想从口袋摸出烟,一摸才发现没有,只得收手,也看着蓝河,笑问:“小蓝这是干嘛呢?有什么惊喜给我啊?”


蓝河居然点了点头,把背着的手拿出来,手上拿着一个长长的小盒子,外面包着蓝色的包装纸,上面写了两个字:叶神。


“今天是七夕节。”蓝河补说一句。


叶修一愣,七夕节,他还真没注意。接过盒子,一打开,发现里面躺着一个黑色的类似于钢笔一样的东西,还怪重的,叶修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时一只电子烟。


叶修抬眼看着蓝河,心软的一塌糊涂,这个人,真是无时无刻都能带给自己不一样的惊喜。叶修伸手把蓝河拥进怀里,在他耳边轻声道,“谢谢你,小蓝。”


蓝河脸又红了,拿手指戳了戳叶修的肋骨,等叶修放开他,还认真地嘱咐了一句,“电子烟也不可以经常抽,烟还是要戒的,我是为了你的健康着想。”


叶修笑了,手里变魔术似的变出一个银环,单膝跪地,向蓝河伸出手,深情地说,“小蓝,你愿意嫁给我吗?”


蓝河顿时愣在原地,大脑瞬间清空,“你……”


叶修就这样笑着,等待蓝河的答复。


蓝河也笑了,点点头,把手递给叶修,“我愿意。”


叶修轻轻地给蓝河带上戒指,吻了吻蓝河的手背。


蓝河看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你这东西从哪弄的?”问道。


叶修站起来,笑嘻嘻地看着蓝河,“从你的夜雨声烦手办上拆下来的。”


“我靠!你对我偶像的手办做了什么?!”蓝河不出意外地炸毛了,刚才营造的温情氛围也瞬间散了。


“小蓝,你都嫁给我了,还要什么偶像啊。”


“我后悔了!不嫁!”


【这一天,叶神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要脸呢。】



小彩蛋:


七夕节,一个多么有意义的日子,荣耀网游官方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日子,推出了七夕任务,名叫——织女的愿望



一个多么俗气的名字,让人顿时没有了想玩的欲望。其实任务本身也很简单,七夕任务期间,会有随机散落的NPC,只要打死NPC,便可以得到随机数量的织女的信物,杀死某位玩家一样可以获得那位玩家身上所有的信物。获得足够多的信物之后,便可以到达天庭副本入口,打败大boss王母娘娘后副本通关,可以来到牛郎家,将织女的信物尽数交给牛郎,所为答谢,牛郎会送给玩家等数量的玫瑰花。而玫瑰花可以送给自己的爱人,送玫瑰花达到一定数量,会在世界频道上公布。



于是当晚……



【系统公告:玩家君莫笑送给玩家蓝桥春雪999朵玫瑰】


【系统公告:玩家大漠孤烟送给玩家石不转999朵玫瑰】


【系统公告:玩家索克萨尔送给玩家夜雨声烦999朵玫瑰】


【系统公告:玩家王不留行送给玩家一寸灰999朵玫瑰】


【系统公告:玩家再睡一夏送给玩家百花缭乱999朵玫瑰】


【系统公告:玩家冷暗雷送给玩家海无量999朵玫瑰】


【系统公告:玩家逢山鬼泣送给玩家鬼刻999朵玫瑰】


【系统公告:玩家一枪穿云送给玩家无浪999朵玫瑰】


【系统公告:玩家唐三打送给玩家一叶之秋999朵玫瑰】


网游玩家:mmp不仅任务没做完还要被虐狗


【这一天,职业选手们自然撒这狗粮呢。】

评论
热度(89)
© 殇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