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影

莫毛cp党

【叶蓝】一生所爱 番外 三

月下呓语:

前文指路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一


(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神经病版番外!我快堵不住自己的脑洞了,特别是强行带兴欣全员玩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鬼,可以嗦是非常OOC了hhhhhhh,简直笑die了……


千万别认真!认真你就输了doge


先艾特一下债主小天使 @雪中遇蓝桥 ,这能不能算点的直播秀恩爱哇?不能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了呀!)


(突然就要150fo了,我一脸懵比,点文?不存在的,我还欠着一篇老叶霸爱人妻蓝呢,懒癌晚期,哭唧唧)


七夕快乐呀


——————————————————————————


每天下午四点是蓝河开始直播的时间,几乎已嵌入生物钟里,守时堪比张新杰。四点一到,蓝河就习惯性打开直播网站,登录账号。


直播房间都打开了,他才恍然想起,今天的情况有点特殊。


在兴欣的训练室里直播,这让他怎么解释?蓝雨兴欣和平外交?


直播间已经有小粉丝冒头了:


“大大下午好呀!还是那么准时呢/鼓掌/鼓掌”


“大大今天干什么呀??”


“叶修第一老婆日常打卡!”


“……”


正主在这看着呢你好意思吗你。蓝河有点想把这个粉叉出去了。


他检查了一遍耳机,还没有开麦,于是转头戳叶修:“大神,我要直播,你等下能不能两小时别出声啊?”


叶修挑挑眉:“不出声怎么玩荣耀?”


“那,那我去一楼直播。”蓝河退而求其次。反正只要远离叶修就行。


毕竟,网络上虽然对他两的事传言颇多,但为了叶修和兴欣的名声着想,蓝河一直没有同意出柜,又怎能在这里落人实锤。


叶修闻言连忙拉住他:“哎哎,小蓝,你在这里播是吵,到下面播更吵,还不是一样。就在这得了。”


“别人吵跟你吵不一样!”蓝河把“你”咬的很重,眉毛微微蹙起。


叶修一看蓝河这表情,就知道小剑客倔脾气上来了。平时他什么事都能在蓝河面前讨到好处,唯独在出柜这件事上,拗不过他。


“那我不出声。一声也不出。”叶修最后举白旗。留得媳妇在,当两小时哑巴有何不可。


蓝河还是踌躇:“可是,这样会吵到你们训练啊,不太好吧?”


“别管他们,都戴耳机,听不到的。”叶修摆摆手,毫不在意:“再说,连这点抗干扰能力都没有,还比什么赛?早被黄少天干掉了。你就当他们不存在,没事。”


得到兴欣前队长信誓旦旦的保证,蓝河满意了。放心了,安然打开耳麦,和小粉丝们问好:“大家下午好。我是蓝桥春雪。嗯,今天我们直播还是下副本,你们想看下那个副本呢?”


潜水在互动区的粉丝们立刻被炸出来了,有节奏地刷起日常的求带风暴。


多么正常的开头,多么美好的一天!蓝河原以为没有了叶修大boss,今天份的直播将一如既往波澜不惊地结束。


事后蓝河回想起,只怪当时的自己真是图样图森破,对兴欣误解太深。


很快他和谐有爱的小小直播间就会在兴欣全员的努力下,被搅个天翻地覆鸡飞狗跳,让他度过有生以来最生无可恋的一次直播。


这一刻的兴欣训练室,除了魏琛在网游里浪的声嘶力竭,其他人都乖乖在座位上完成个人训练。蓝河清越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回荡,分外清晰。


“哎哟,小同志干啥呢?”魏琛老同志闻声凑过来。


蓝河有些尴尬:“魏老前辈,我在直播呢。”


魏琛人虽年长,却少年心性未泯,就喜欢跟年轻人瞎折腾,要不也不会退役多年后复出,还和兴欣这帮后辈搅和在一起。这年头网络直播并不少见,但魏琛还是头一次见到真人版的所谓现场直播,而且还是叶不羞拐回来的媳妇,自然玩心大起。


“新鲜啊。这种事就应该让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貌美如花的老夫出马,保证让你人气爆棚!”魏琛爽朗一笑。


蓝河打了个寒战,更加尴尬了:“不用了前辈……”


魏老大您高抬贵手啊!我是正经的游戏主播,真的不是唱歌跳舞,更不是来说单口相声的。下限还是要一要的!


然而敏锐的粉丝们早已从那粗犷的大嗓门和没脸没皮没下限的口气,辨认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弹幕一条条刷了起来:


“魏老前辈惊现蓝雨!我看到了什么!”


“←←前面的,难道不是主播大大惊现兴欣吗?”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玉树临风魏老大???[黑人问号.jpg]”


“对对对,魏老大你最美辣!!!(收下我的膝盖.jpg)”


“这真是个有毒的直播间,先笑为敬hhhhhhhhh”


……


蓝河没有开摄像头,粉丝们自然不晓得他身处何地。但蓝河琢磨了一下兴欣全员出现在蓝雨的可能性,还是决定如实相告:“咳咳,我放假了来H市旅游,顺便来兴欣参观。所以现在我在兴欣网吧啦。”


弹幕马上就有人哭唧唧了:“嘤嘤嘤,我去网吧怎么就米有偶遇职业选手!( Ĭ ^ Ĭ )”


“蓝桥大大等着,我马上买机票去兴欣!_(:з」∠)_”


“跪求开色相头,看魏老大到底有没有下限![给大佬低头]▄█▀█●”


……


魏琛朝屏幕一看,乐了:“废话,老夫当然最美了。开色相头可以,想看老夫下限?门都没有!老夫的下限是你们凡夫俗子想看就能看的吗?”


“我靠,魏琛,你有那东西吗?”方锐已经完成了训练任务,正停下来喝口水,听到这句差点糟蹋了一屏幕。


“所以说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看不到!”魏琛早已功力深厚,应对从容:“猥琐方你就是在嫉妒观众们都在夸我美。”


“呕——”


众人一片恶寒,连莫凡正在做任务的手都卡了一卡。


不用说观众们更是近乎晕厥。


“麻蛋,老子才不嫉妒呢。”方锐说着也凑过来:“我看看我看看,哪一个瞎了眼说魏琛美的,吃老子一个捉云手!”


登时弹幕满屏滚动,统一口径,振臂高呼:


“点心大大你最美啦!prprprprpr”


“我点心大大天下第一美!不服来战!”


“我要给宇宙最美的锐锐生很多很多点心![心心心]”


……


方锐洋洋得意:“看到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民心所向啊!哥的人格魅力啊!”


“草,你们这群小叛徒!”魏琛很受伤:“美这个词能用来形容这个猥琐的家伙吗?你们的良心不痛吗???不废话了,等我准备一个死亡之门吧。”


方锐表面高冷内心暗爽:“呵呵,魏琛你这是赤裸裸的嫉妒。”


魏琛冷笑:“我嫉妒你?笑话。老夫当年万人迷的时候,你还在老娘肚子里喝奶呢!”


听着方锐和魏琛你来我往毫无营养的垃圾话互殴,再看着直播房间满屏哈哈哈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粉丝,蓝河捂着心口,顿时觉得这个直播间不能好了。


终于,老板娘一声河东狮吼,将蓝河从水深火热中拯救了出来:“我说你们两个才是,妨碍人家小蓝直播,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报告老板娘,他才没有良心这东西!”两人互指对方,异口同声。


弹幕已经笑崩了。


陈果大义凛然一身正气,拿出最终boss老板娘的威压,挥手将魏琛和方锐两个瞎捣乱的家伙赶蚊子似的驱赶走了。


赶走后她饶有兴趣地凑到蓝河身边:“小蓝啊,你放心,他们不会再骚扰你了。他们再敢捣乱我罚他们没烟抽没点心吃!哎我看看,几十万人啊,挺厉害的嘛,小蓝你方不方便帮我们拉一下赞助啊?”


“陈老板,别开玩笑了,兴欣怎么会缺赞助呢。”蓝河一脸懵比。


“小蓝你这话就不对了,赞助什么的当然是越多越好。”陈果煞有介事地教育他。


“……”蓝河完全不知作何表情。


老板娘果真是认真负责,无时无刻不忘拉赞助。但你到我一蓝雨粉直播间拉赞助算怎么个事啊?要赞助也是我大蓝雨好嘛?


额,虽然这个直播间有一半是叶吹吧。


思及此,蓝河有点无颜面对江东父老的淡淡忧伤。


敢情兴欣全员在线呢!房间里的兴欣粉们简直要原地爆炸,荣耀官网论坛上立刻冒出了飘红的帖子,短短时间内直播间的粉丝数火箭般向上猛蹿,弹幕一次次被刷爆了。


“哈哈哈老板娘好可爱呀!果断赞助不解释!”


“前排围观土壕!顺便土壕缺不缺腿部挂饰?卖萌撒娇会暖床那种”


“陈美女出来了,那苏唐两大美女是不是也在啊?跪求开色相头!”


“羡慕兴欣三美当家,话说这真是个蓝雨直播间?我没进错吧???”


……


陈果一点不见外,自来熟地和粉丝们聊起来:“哇原来真的有土壕啊,给你点赞!兴欣欢迎你!我记住你了等会私聊。你们说沐沐柔柔啊,她们刚训练完,我看看啊……沐沐在嗑瓜子看电视剧呢,柔柔在看复盘视频,柔柔还是那么用功啊。你们真想看吗?哎哟刷这么快我都眼花了,你们这么想看啊,那好吧我开色相头了。”


蓝河还没来得及出言阻止,置于显示屏一旁的色相头已经被打开了。


老板娘你也太容易心软了吧。蓝河欲哭无泪,色相头这种福利很羞耻的啊,这帮人天天嚎他都很少答应,你肿么两句话就答应了呢?我不要面子哒。


听到陈果点自己的名字,苏沐橙和唐柔都好奇地跟了过来。


看到屏幕上投放出自己放大的脸,陈果反而不好意思起来,抓抓脸挠挠头,打几句哈哈就干脆地闪人开溜了。


苏沐橙倒是大大方方,往镜头前一坐,手心还兜着瓜子儿,笑眯眯和观众聊起服装化妆品电视剧来,时不时还嗑几口。弹幕满屏全是舔女神。


唐柔非常高冷地露了个脸,丢下一句话:“我开了竞技场,房间1001,你们想挑战的都可以来。”于是弹幕不约而同,瞬间变成了跪拜女王的画风。


唐柔表示,跪什么跪,都去房间排队等着被虐菜。


“苏前辈,喝口水吧。”担心妹子说话口渴,乔一帆很贴心地端了杯水送过来,然后弹幕君立马抱住了小天使嗷嗷叫求么么。


“额……”乔一帆看得很是羞涩,红着脸不知所措地遁了。留下观众们一脸的不满足。


但接下来他们就不能更满足了,因为兴欣活宝包荣※不知从哪里蹦出来,扯着大嗓门要给大家来一曲狮子座。


“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八月份的前奏,你是狮↑子座!……”


才开嗓唱了几句,蓝河就被灵魂歌手包子的深厚功力深深折服了,万分惊恐地伸手阻止。


包子看着他很不解:“嫂子,你不去拽着老大,你拽着我干什么。”


“丫的包子你胡说什么呢?!”蓝河一口气差点没提岔了,怒目圆瞪,顿生一股超级想拎板砖拍死这个流氓的冲动。


别想了直接干吧。


本来他不说话还好,包子高大的身躯占据了整个镜头,观众还在揣测他说的嫂子究竟是何方神圣,蓝河对号入座般这么一吼,仿佛在弹幕里投了一颗原子弹,瞬间炸成了蘑菇云。


“我有没有听错?包子什么时候有哥哥???”


“傻叉←←包子的老大是你叶,嫂子不就是你叶的老婆”


“男神居然有女朋友?男神你不要妾身了吗???嘤嘤嘤嘤嘤!我不听我不听!”


“卧槽槽槽槽槽?这不蓝桥的声音吗??老叶的老婆,难道是!!!”


“我的妈耶,这算公开出柜了吗……”


“叶蓝大旗举起来!为我叶蓝暴风打call!!!”


……


蓝河心道不好,连忙从包子手里抢过麦来,结结巴巴语无伦次地解释:“包子他,他乱说的!他开玩笑呢!你们别信!”


包子直嚷嚷:“我没乱说啊,昨天老大亲口说了你是他媳妇,那你当然是我嫂子了!嫂子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我想让你去死一死。


蓝河气的浑身哆嗦,一斜眼却见叶修坐在旁边捂着嘴巴,肩膀不停抖动,顿时更气了,转头冲他大吼:“叶修你还不来解释一下!!!”


叶修坚决贯彻一声也不出的承诺,笑而不语。


蓝河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吃瓜群众罗辑和安文逸在边上围观,对蓝河同志报以深切的同情。最后善良的罗辑还是挺身而出,将还要喋喋不休的包子提溜走了。


千算万算,没算到会在这时突然出了个柜,蓝河已经羞愤的没脸去看任何弹幕了,颤颤巍巍地伸手要关掉直播,握着鼠标的手却被叶修捉住了。


蓝河被包子折腾的已经没法更气了,见此只是凉凉地丢了个眼刀子给叶修;我看你肚子里还有什么坏水!


没想到叶修并不理会他,也没动什么歪心思,只是安安静静,聚精会神地盯着他的电脑屏幕,一条条弹幕看的很用心。


蓝河一哑,突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个人真的好讨厌啊。


 


距离蓝河不远处,坐着还在吃瓜的罗辑和安文逸。他们正关于某学术问题进行着深刻的交谈,也不刻意控制音量,来自学霸的讨论声一字不差落进了蓝河耳朵里。


罗辑扶着眼镜,一本正经:“不考虑立场模糊和毫无意义的话,记录每一分钟发出的弹幕数量和其中支持两人在一起的弹幕数量,只要样本足够,是能够计算出同性恋的支持率的。”


安文逸摇头:“不行,这个样本不具有代表性,你要考虑到部分人在偶像面前是没有理性的,其中夹杂了很多私人感情因素,还有部分人发弹幕只是为了娱乐或者撕逼,所以根本不能说明什么。”


罗辑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这些主观的不确定因素,排除起来有点困难,但并不是毫无可行性的,虽然有点麻烦,但我认为建立函数模型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安文逸也推眼镜:“没错,数学这个领域的确不是我擅长的,我不知道用什么函数模型能够模拟出来。但我坚持认为在这种可行性不高的事情上花费精力是毫无理智的。”


罗辑:“呵呵,那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包子,给我拿纸笔来。”


罗辑身旁的包子皱起了脸,不满地伸手揉搓着罗辑的头发:“小弟小弟,你们在说啥呢,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啊?”


“请将纸笔递给我,另外,请别叫我小弟。”罗辑又扶了扶眼镜,尴尬地遮掩脸颊浮上的一抹红晕。


唉,学霸的世界我们不懂。观众心累地如是说。


 


那边学霸们正为正经的学术问题讨论得热火朝天,这头蓝河却如铁板上的鱿鱼,烧成了座火焰山。


叶修的右手久久覆在蓝河握住鼠标的手上,十指相叠。叶修的掌心宽大而温热,指腹一层薄薄的茧,从肌肤相贴处传递出火辣辣的快感,烈焰般迅速燎遍四肢百骸,燎的蓝河软绵绵没了脾气。


“看够了没。”蓝河鼓着脸瞪他,甩手作势要挣脱开,却被他握的更紧了。


屏幕前的小粉丝们并没有机会捕捉到两人镜头外的小动作。实际上叶神到现在仍未在色相头冒泡。而此刻面带潮红,格外娇羞(?)的蓝河就留下了无限的脑洞引人遐想。


粉丝们近乎无法自持,狂刷弹幕嗷嗷大呼:蓝桥大大脸红的样子太可爱太犯规了吧!想舔/撩/日/抱走/扑倒/娶回家/压在下面/生猴子……


呵,一直保持沉默的叶修内心冷笑,身子挪过来挤到蓝河的座位上,伸出左手将生无可恋的蓝河捞到怀里,低头靠近怀中人红艳欲滴的右脸颊,就着耳麦缓缓开口:“这是我媳妇,你们就别想了,洗洗睡吧。”


从色相头的角度,叶修微微偏头,唇瓣几乎贴着蓝河的脸颊,眸中深情款款,看起来十足像正在温柔地亲吻恋人,甜蜜的不像话。


一不小心被塞了满嘴狗粮的粉丝们含着泪愤怒地找右上角。


一天失去了两个男神!啥都别说了,取关吧!


当然那都是气话,叉出去的小盆友们没过几秒又哭唧唧地点开了直播间,心甘情愿继续当一只被虐的汪星人。


然后他们悲伤地发现,这个直播间进不去了。


 


蓝河彻底被吓住了。


叶修唇间呼出的温热气体喷洒在他耳廓周围,酥酥麻麻,羽毛似的撩拨的人心痒痒,偏偏又滚烫如火,沿着每一条神经烧遍了每一个细胞,烧的他近乎智熄。都这时候了还那么敏感,蓝河对自己挺服气的。


但这还不是蓝河此刻脑海炸成烟花的原因。他在意的是这份直白。


当他还在诚惶诚恐犹豫不决的时候,叶修已经一脚踹掉了这层柜门,彻底断绝了所有后路。从今以后,他们谁也别想全身而退。


关了直播,他脱力地靠在叶修怀里,下唇咬的泛白,沉默了几秒,然后毫不留情地用脑袋去嗑身后那人下巴。满意地听到叶修吃痛地啧了一声。


蓝河歪头靠在他颈间,舒服地蹭了蹭,小小声问他:“真的没问题吗?”


叶修也往后一仰陷入了真皮椅背,调整姿势,让怀中的人靠的更舒服些,然后他抬手拨了拨他额前的碎发,低头快速地啄了一口:“怕啥,有我呢。”


蓝河没应声,脸颊又爆红了到了耳尖儿。他索性将脑袋整个埋入叶修胸膛,只发出闷闷傻傻的笑声。


叶修选择帮他完成了所有他做梦都想,但没有勇气做的事情。此时此刻叶修才是一个真正的剑客,挥刃斩断了前路荆棘,许他守护一生的姿态。


这样好的一个人,让蓝河如何能不喜欢呢?


仿佛云破日出,他看到了人间最美好的一束光。


END


————————————————————


目睹这一切的兴欣众人纷纷捂着被闪瞎的眼火速逃离现场。


当日兴欣网吧附近的超市老板惊讶发现,今天的墨镜意外地卖的很好呢。


愿我们每个人找到照亮生命的那束光

评论
热度(70)
  1. 殇影月下呓语 转载了此文字
© 殇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