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影

莫毛cp党

男默女泪,联盟要演舞台剧。—(上)

一个俗人:

七夕贺文,吃好喝好。







*******


冯主席说,他近期要举办两场由全明星为主角的豪华舞台剧。


这个舞台剧的意义可不一般,抽丝剥茧之后老冯总结出来两点。一是可以加强各个战队成员之间的感情联系,二是可以通过形象的演绎从侧面反映出荣耀联盟正以一种欣欣向荣姿态向人们展示出新时代青年的奋进和斗志。


说完,老冯嫌弃的看了一眼上句话最后两个形容词。


导演和编剧就按照世邀赛的配置分给了叶修和喻文州。


叶某人在得知这个消息时由于过于震惊导致嘴里叼的烟掉到了腿上从而被带着火星的烟头烫的一个原地旋转吓得方锐还以为他要就地使出一招圆舞棍来给老冯贺大寿。


相比叶修喻文州就镇定许多。只见他曲起手指把桌子中央的几张A4拿好,然后打开笔记本来来回回倒腾了几下,最后从屏幕前抬起脸,笑意是一贯的从容温和。


“我给各战队的队长已经发送了通知,明天早晨在会议室集合商讨,我想大家对于演戏还是有兴趣的,所以让冯主席挑了几个台本,没问题吧…叶导?”


叶修愁云满面,叶修双目狐疑,叶修恍然大悟。


“文州,你和老冯串通好了吧?”


 


******


第二天。


黄少天走在最前面扭头和喻文州说话,顺手推开了会议室的门,然后他看到身后的队长和其他战队的搞事情大队忽然的怔忪的神情。


“搞什么啊怎……我靠靠靠靠靠靠!!!老叶你干什么呢干什么呢!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你竟然!你竟然!”


黄少天手指哆哆嗦嗦,直指两腿大大咧咧岔开的叶修,还有蹲在叶修腿间的蓝河。


前者慢悠悠的撇了他一眼,后者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想什么呢黄少天,我竟然怎么,你说出来我听听。”


“黄少你听我解…解释…”


黄少天急的脸红脖子粗,最后指着叶修向喻文州他他他他他他了个半天。


“我想应该是误会了,你们看他手上的药膏。”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率先从一群目瞪口呆的患者们中跳脱出来。


“我这不昨天烟头烫了大腿嘛,让小蓝给我抹点药。”


黄少天满脸冷漠的哦一声。


除了有事来不了的人外落座了七七八八,各大战队也都差不多到了合适的人选,怎么说也算品种齐全量大从优了。


喻文州打开大屏幕的投影,放了一份‘我有一个学设计三年的同学’那种形式的ppt。


“冯主席听取了外来,也就是网上投票的意见,挑了几个童话故事的台本,得票率最高的是《野天鹅》和《白雪公主》。”


看着屏幕中央混在大红大绿之间的幼儿园手绘,张佳乐严肃地提出了自己疑问。


“你是说,我们要演的东西就是现在这么个玩意儿?”


喻文州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ppt上摇摇欲坠的两张幼儿园小朋友手绘彩图,深沉的嗯了一声。


“靠我说呢不可能有这么好的事情,我还指望演个迷倒万千少女的帅气老干部!”


“啊,我还以为能演东方不败呢”


“什么东方不败,我和靖哥哥都有缘无分了。”


“瞧瞧,瞧瞧,黄蓉东方不败,这都什么,有我的齐天大圣厉害吗?”


“您可拉倒吧,还非人了,告诉你们啊我可是人送谥号‘小梁朝伟’,张艺谋找我我都不甩。”


“谥号你是死了吗傻习习?小梁朝伟,不虚就别加小,本大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吴叫彦祖。”


“不!梁朝伟最帅!”


“嘁,我压吴彦祖”


“梁朝伟!”


“吴彦祖!”


“我靠你个唐日天!有种JJC…”


“怕你我还叫吴彦祖?”


蓝河小声的问着离他最近的苏女神


“联盟的大神们都是……这么…那什么…的吗?”


苏沐橙笑而不语。


 


******


最终决定了先排练《野天鹅》。


《野天鹅》是安徒生于1838年创作的童话故事,讲述了一场善与恶的斗争。柔弱公主艾丽莎战胜了比她强大很多、有权有势的王后和主教,救出了被王后的魔法变成天鹅的11位哥哥的故事。


多么有勇气和毅力的女孩子啊。


叶修拿着剧本,百无聊赖的看着站在台上的一堆站没站样坐没坐样的联盟明星。


“文州,你觉得我是个文化人吗。”


喻文州彼时正在看台词和角色,他分出三秒钟的时间回答了叶修。


“我觉得我的视力正常,还有,不要以这种理由妄想逃掉,叶神。”


叶修砸吧砸吧嘴,撸起袖子就走到了舞台上,颇具导演风范。


“站好了站好了同志们,知道这次我们的任务有多艰巨吗?要在一个没有女性肯参与的童话故事里演公主,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众人一惊,茫然四顾起联盟的女人们。


苏沐橙坐在观众席上微笑挥手,楚云秀双手抱胸女王姿态毕露无疑,戴妍琦倒是配合。


“我要做旁白!”


“小戴,你要清楚,现在公主差人选。”


“你们站一起这么多人随便挑一个啦,队长我看你就挺合适的。”


肖时钦识相的连忙闭了嘴。


最终这个艰巨的任务落到了黄少天的头上。


对此叶修的解释是故事里有公主艾丽莎一年之内都不能说话的情节,对大家来说,黄少天是最合适的人选。


黄少天:???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瞬间鸟兽作散舞台上只留下黄少天一人,头顶的聚光灯唰的一下就打下来了,四周的黑暗里只有黄少天脚下有一个圆圈的光,黄少天失去了笑容。


“我靠你们这群没良心的见我落难一个个跑的比谁都快!老叶这肯定都是你的阴谋诡计你这是报复报复!”


叶修嗤笑出声,蓝河在旁边不轻不重的捏了他一把。


“好了朋友们让我们把目光放到舞台上的黄公主哦呸艾丽莎公主身上来!公主传闻十分美丽,他比玫瑰花娇嫩,他比圣诗集完美!他一头金色的秀发在春日的风儿中飘飞,他还坐在一个镜子做的小凳上,同时!他还有一本需要半个王国的代价才能买得到的画册!”


黄少天惊恐的看了看自己四周,还好,没有凳子和画册。


“小戴,那不是旁白的台词…”


“即兴发挥嘛队长不要在意细节。”


认识叶修的人都知道叶修有一个毛病,唯恐天下不乱。这点特质在他称霸第十区的时候表现的淋漓尽致。


“我说你们专业点儿啊,瞧瞧我们公主穿的什么,休闲裤和大狗T恤,老冯包了剧院后台的衣服自然就能借穿,给我们公主换身好点的行头吧赶紧,灯光师音响师,操作犀利点跟上公主的速度!”


黄少天呼喊喻文州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剧院的上空。


 


******


【当我们的冬天到来的时候,燕子就向一个辽远的地方飞去。在这块辽远的地方住着一个国王。他有11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艾丽莎。】


张佳乐嗑着瓜子向孙哲平叨逼叨


“这国王肯定有祖传的补肾药方,八成王杰希也有一份。”


【这11个弟兄都是王子。他们上学校的时候,胸前佩带着心形的徽章,身边挂着宝剑。他们用钻石笔在金板上写字。他们能够把书从头背到尾,从尾背到头。】


站在舞台上十一个文化水平均不高的孙某人、唐某人、郑某人、徐某人、包某人、宋某人、袁某人、李某人、吴某人、安某人以及还没毕业的卢某人等十分苦恼,


“我说,你会朗读并背诵全文吗。”


“闭嘴!从头背到尾从尾背到头你当我神仙读书吗?”


【啊,这些孩子是非常幸福的;然而他们并不是永远这样。他们的父亲是这整个国家的国王。他和一个恶毒的王后结了婚。她对这些可怜的孩子非常不好。他们在头一天就已经看得出来。整个宫殿里在举行盛大的庆祝,孩子们都在作招待客人的游戏。可是他们却没有得到那些多余的点心和烤苹果吃,她只给他们一茶杯的沙子;而且对他们说,这就算是好吃的东西。】


台上被某位热心群众忽然扔了几矿泉水水瓶的罐装沙子。


“吃。”


叶导说。


【一个星期以后,她把小妹妹艾丽莎送到一个乡下农人家里去寄住。】


特效师江波涛非常敬业的转换了场景,一大片向日葵花田在太阳下发出耀眼的光,还非常风骚了配上了假日田园风格的美式BGM。


穿着蓬松可爱小裙子的黄少天就盘腿坐在那堆向日葵正中央,满脸苦大仇深。


“卡!黄少天,公主是不会盘着腿坐的。”


“现在会了。”


气的黄少天话都少了。


“少天,是我没有考虑周全,但是为了大家,配合一下好吗?”


黄少天刚才还憋着气,听了喻文州这话全换成了满腔的委屈。撇着嘴把腿合拢了。


“剑圣大大,要不你试试少女点的坐姿?”


“我靠老叶你不要太过分啊!”


【"你们飞到野外去吧,你们自己去谋生吧,"恶毒的王后说。"你们像那些没有声音的巨鸟一样飞走吧。"可是她想做的坏事情并没有完全实现。他们变成了11只美丽的野天鹅。】


饰演皇后的王杰希平静地的说出了台词,郑轩拉住作势要起飞的卢瀚文,在转过头对王杰希满脸的崇拜。


“素闻微草一家都是天桥算命出身兼职各种神奇的魔法,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


“你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误解。”


【可怜的小艾丽莎呆在农人的屋子里,玩着一片绿叶,因为她没有别的玩具。她在叶子上穿了一个小洞,通过这个小洞她可以朝着太阳望,这时她似乎看到了她许多哥哥的明亮的眼睛。每当太阳照在她脸上的时候,她就想起哥哥们给她的吻。】


戴妍琦还在继续,江波涛为了配合她拿出自己看家本领,场景特效轮番上阵,用李轩的话说就是快赶上春晚舞台了。江波涛并不觉得有多高兴。


此时黄少天拿起一片周泽楷友情赞助的快干死了的树叶,戳破一个洞挡在自己眼睛前。其实他不知道,叶修偷偷跟喻文州说让他录好像,把这个此时这个宛若刚从黄花村出来的老姑娘收藏进蓝雨的相册,让以后的队员瞻仰瞻仰曾经的剑圣大大有多威风。喻文州眯了眯眼,有点愧疚的看了眼黄少天,轻轻叹口气。


“等结束后好好哄哄吧。”


说完立刻掏出了摄像机。


 


05


故事已经排练了三分之一,其中看的最高兴的是几位女性观众,苏沐橙和楚云秀已经被黄少天精湛的演技吸引住了全部精力,主要表现为:“黄少天你这个姿势很有女主的风范”“黄少你不要再动了你动一下我就想笑。”“艾丽莎公主,你的裙子被你孙翔哥哥踩掉啦!”


“公主让我看看你那比玫瑰花都娇艳的小脸儿!”


黄少天对此十分不以为然,他已经投入到演戏的魅力中去了。直到这时


【当太阳下沉以后,她的哥哥们都回来了。他们看到她一句话也不讲,就非常惊恐起来。他们相信这又是他们恶毒的后母在耍什么新的妖术。】


“哈哈哈哈哈哈后母,你快说,你对我用了什么妖术!”王杰希差点张嘴就来‘不是妖术,是替联盟做了好事的正义之术。’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他翻了翻台本。


“黄少天,你是不能说话的,因为你和莫尔甘娜约定了,编织荨麻的时候不能讲话,否则你的哥哥就变不回人了。”


黄少天回头。


他的哥哥们有的在玩手操,有的在发呆,有的在打瞌睡,最过分的是郑轩,他居然在拍照!


“哦,那就别变了。”


叶修从蓝河腿上把脑袋抬起来,大喊了一声卡就开始教育起公主和他的后母。


“不行啊小艾丽莎,你想想爱你的这十一个哥哥,他们把书从头背到尾,从尾背到头的技能点都没了以后还怎么混啊,你看看你后母多知书达理,把人弄成了天鹅还不忘给加个王冠,你就舍弃一会语言功能让你哥哥欣慰点,灯光师开工了,给公主打最亮的光。”


“来嘞叶导!让我看看艾丽莎在哪儿呢…”方锐开始瞎看。


张佳乐的瓜子磕了一地,开始同情起一本正经演黄少天后母的王杰希。这也是神奇的组合了,蓝雨和微草联手打造母女同台年度大戏,名字他都想好了,就叫‘后母和女儿不得不说的十一个天鹅’。


什么乱七八糟的,孙哲平评价道。


故事的最后是艾丽莎被绑在柱子上即将被烧死,但他依旧努力编织荨麻披甲的情节,黄少天在这一点演绎的非常到位,抬头低头间就能转换十八种情绪,说笑就笑说哭就哭,前一秒还是咬紧下唇死也吭声的贞洁妇女形象后一秒就能变成舍身炸碉堡的英雄好汉,顺便穿着剧院华丽的大舞裙站在聚光灯下声泪皆泣的高喊:“我是无罪的!”


唐昊看这情形也知道演不了什么好剧目就干脆葛优瘫在椅子上,对着黄少天公主的背影悄声跟剩下的十个兄弟说


“干脆就当天鹅一辈子好了,看着自己妹妹这个模样我未来堪忧,估计不比鹅生。”


剩余十人纷纷表示赞同。


 


******


舞台剧开演那天冯主席也过来了,其实他的心情一直都是不错的,但当穿着粉色公主裙的黄少天站在聚光下羞怯一笑的时候,他的情况就不是那么乐观了。


据说那天去剧院观看舞台剧的人围了里三层外三层,能进内场的人都是荣耀里的个中好手,整场剧情无比精彩堪比周杰伦的演唱会,喻文州和叶修在后台看着黄少天演的越来越上瘾时都开始沉默的思考,老魏把黄少天捡回来的那个地方,恐怕挂着一块牌匾,上书:德云社。


最后《野天鹅》的故事在黄少天舍生取义的一句“我没罪!”中圆满结束,老冯第二天看了眼电竞方面的报道,气的想要把黄少天介绍给郭德纲。


当然,这大概不可能实现了。


 


 


 



评论
热度(58)
  1. 殇影 转载了此文字
© 殇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