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影

莫毛cp党

【叶蓝】梦中情人(一发完)

俺CJ如白纸:

*真 · 梦 · 中情人,脑洞有限,希望没有撞梗。


*5000字左右,一发完结。


*感谢点进来的小伙伴,谢谢喜欢。
——————


1、


 


“爸,妈,这是我的男朋友。”


 


……


 


窗帘透出了光照进了房间,叶修用手挡住照在眼睛上的光亮,睡得有点糊涂,好像做了个不得了的梦。大概是被叶秋的相亲安排轰炸的魔怔了,做梦都梦到带了个人回去,还是个男的。他要好好和叶秋说道说道,别再祸害他亲哥了。


 


叶修退役后留在了兴欣做技术指导,大神又再次回归网游兴风作浪,各大公会悲喜交加,BOSS就在眼前,论和大神在网游中近距离接触与公会发展哪个更重要,各大会长说显然是后者,所以,集火那个君莫笑!


 


从某方面来说,给大神送人头可能也算是一种近距离接触……


 


另一头传来了熟悉的没下限的垃圾话,魏琛带着兴欣公会呼啦啦的杀了过来,场面一度混乱,技能满天乱飞,地上横尸一片,BOSS被揍的晕头转向,最终倒在兴欣脚下。


 


老魏笑到咳嗽,抽了口烟以毒攻毒,老板娘一记落花掌把人轰出了训练室,回头又丢来个眼刀,叶修叼着烟举起双手表示还没打算点,这时口袋震动了一下,他摸出了被勒令使用的手机,是叶秋发来的信息,问他有没有看上的相亲对象。


 


“你又推了相亲?”苏沐橙泡了杯绿茶走了过去,看叶修噼里啪啦的按着手机,大概猜到了。


 


“是啊,改明儿让叶秋给哥介绍个男的,说不定就成了。”叶修把手机放回口袋,重新看回电脑屏幕,说话的时候脑子里不禁浮现出昨晚那个莫名其妙的梦。


 


周围变得有点安静,在场的人齐刷刷的朝叶修看去。


 


方锐先出了声:“老魏,你听到他刚才说什么了?”


 


魏琛摸摸下巴说:“他说他对女人没兴趣。”


 


陈果想叶修好像是这个意思,又好像不是这个意思,在没搞清楚什么意思前,她先看看偶像是什么意思,所以她看向了苏沐橙。苏沐橙耸耸肩,她暂时还没看出是个什么意思,然后她看向了唐柔。唐柔表示这也没什么有意思的,她选择看回了电脑屏幕。


 


方锐觉得这个意思很明显了,他捂着胸连连后退说:“这个叶不羞终于忍不住要对同性同胞下手了?!”


 


“哥看上谁也不会看上你,一边儿待着去。”叶修头也没回。


 


苏沐橙听了,用手肘顶了顶叶修,朝他眨眨眼问到:“那你是看上谁了?”


 


“你也瞎凑热闹。”叶修叹气,手指戳了下苏沐橙的脑门,苏沐橙吐了吐舌头。


 


最后反应过来的包子突然大吼一声:“老大你看上哪个良家妇男了?我们帮你抢回来!”


 


在你一句我一句的垃圾话大战中,苏沐橙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叶修的屏幕,还有一家公会没有走,里头那个蓝色的剑客挺眼熟的。


 


2、


 


“别抽这么多烟,对身体不好。”有个青年朝他走过来,一把夺走了他手里的烟。


 


青年的样子很模糊,好像是系了条围裙,声音似乎很温和,他又说:“快去洗手,吃饭了。”


 


这个青年是谁?虽然看不清模样,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他应该没见过,但却无比熟悉。


 


……


 


叶修躺在床上睁开眼,确定了刚才看到的情景是他在做梦。什么情况,昨天梦见带了个男朋友回家,今天就过上小日子了?这波节奏真够可以。


 


今天的神之领域有点不太平,君莫笑神出鬼没,令人叫苦不迭。迎风布阵就已经够让人迎风流泪了,君莫笑就像个野图BOSS雷达一样,BOSS是说没就没。


 


兴欣众人表示叶修好像有点不对劲,又说不上来哪儿不对劲,观察了半天也就发现抢起BOSS来有点躁,眼圈也更黑了而已。再看看他突如其来的心脏式微笑,众人一身鸡皮疙瘩,一瞬间觉得这家伙正常得很,就是不知道哪家公会又遭殃了。包子分析了一下,眼前一众蓝溪阁的人死的死,伤的伤,哦,对,他们刚从蓝溪阁手上抢了个BOSS,包子得出结论,是蓝溪阁遭了秧。


 


叶修觉得他大概可以透过屏幕感受到蓝溪阁那个小剑客爆炸的心情,逗一逗还挺有趣的。他走了过去,手上开始打字。


 


君莫笑:蓝啊,BOSS怎么又丢了,看来你要再好好练练。


 


蓝桥春雪:呵呵,大神您走好不送。


 


君莫笑:怎么说走就走了,叫什么大神啊,我们关系那么好,叫声哥来听听。


 


蓝桥春雪:BOSS给你占尽便宜,人不能再给你占便宜了。


 


君莫笑:你看我们走哪儿都能碰到,不得了的缘分啊,必须是更进一步的关系,叫声哥怎么就算占便宜了?


 


蓝桥春雪:大神您别说这么让人误会的话,咱们最多是仇人关系,您刚杀害了蓝溪阁的BOSS,不管从哪方面讲,我应该给BOSS报一箭之仇。


 


君莫笑:行啊,那你来报仇,咱们竞技场见,这仇要是不报以后蓝溪阁BOSS都免谈了。


 


蓝桥春雪:……


 


蓝桥春雪:哥,您别欺负人了,我叫还不行么。


 


叶修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非常自觉的没有在老板娘眼前抽烟,拿着个打火机走到了门外,就连连续两晚的奇怪的梦境一时也被抛到了脑后。


 


兴欣众人凑到了一起,方锐说:“不得了,你们看老叶那怀春的样子,是不是真有情况?”一众人看向苏沐橙,她摆摆手说:“这回我真不清楚。”不过她心里倒是有了些小想法觉得可以找小戴讨论讨论,不经意偷笑了一下。


 


3、


 


“叶修!你又抢了我们***的BOSS!”青年的语气有些暴躁还透着点委屈。


 


这个声音好像哪里听过。叶修?青年是在叫他?他抢了谁的BOSS?


 


面前是一台电脑,屏幕里的内容是他最熟悉的东西,荣耀。他好像坐在青年的旁边,凑了过去对青年说了些什么,姿势很亲密,至于说了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青年回过头来,眉眼似乎比昨天清晰了一些,依稀觉得是和他的声音一样温和的样貌。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青年脸红了。


 


他到底说了什么?


 


……


 


叶修醒了,人还躺在床上,脑子已经动了起来,思路无比清晰。这是第三天,他非常确定连续三天里他梦到的是同一个人,而且青年的样子逐渐清晰起来,一连串的梦跟连续剧似得层层递进,今天还发现青年是荣耀的同道中人。作为唯物主义的叶修,第一次觉得他是不是该找个跳大神的驱驱邪。


 


苏沐橙觉得如果昨天的叶修是有点不对劲的话,那今天的叶修就是很不对劲了,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动不动就走神,一连抽了好几根烟,呛的陈果差点没掐死他,不,应该是已经掐了他也没反应。


 


“不对劲。”陈果召集了兴欣八卦小分队这么说。包子一拍桌子说到:“老大抢来的大嫂跑了?”一众人把包子按了下去,这么大声说什么呢,但转念一想又认为很有道理,难怪叶修死活不肯去相亲,原来早就有对象了,藏得这么好,等到跑了他们才发现。罗辑表示以上猜想并不符合逻辑,大神每天都在大家眼皮子底下打荣耀,怎么来的对象?难不成在荣耀里搞网恋吗?


 


什么叫一语惊醒梦中人,垂死病中惊坐起啊,方锐也拍了桌子,老叶这家伙最近总是对着屏幕笑的特别心脏,敢情是在搞网恋?苏沐橙悠悠的说了句说不定真有可能。


 


一群人挤在一起叨个不停,叶修一句不漏的听了进去,说得这么大声都当他是聋的?什么搞网恋,他在梦里都跟人过上小日子了,就问你们怕不怕。叶修又点了根烟,回忆了半天也记不起哪里见过梦里的青年,那应该是真没见过。没见过怎么会觉得挺熟悉的,难道做梦做出感情了?叶修琢磨着带梦里的青年爹妈也见了,人又给他做饭,还是玩荣耀的,即使是个男的好像也挺不错。这么一想,就算今晚再梦到也无所谓了,毕竟这三天梦里的日子过得还挺滋润。


 


跳大神的还是别请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吧。


 


苏沐橙见叶修神色已经自然了不少,走过去悄悄问了句:“没什么事吧?”她还是有点担心。


 


叶修手里夹着烟,云淡风轻的说了句没事,做了几个梦而已。口袋里手机又震个不停,喻文州打来的电话。叶修接了起来,很明智的没有放在耳边,电话里马上传出了什么本剑圣亲自blablabla,什么老叶pkpkpk,叶修没听完就直接按下了红色挂断键。


 


过了一会儿他收到了一条短信。


 


叶修喊了一声把兴欣一群八卦分子喊回了魂,说到:“蓝雨请我们去合训,机票他们订,明天走。”


 


蓝雨啊,蓝河是他们网游部的职业玩家吧,叶修转念想了想,可以顺道去见见炸毛小剑客,不知为何他有些隐隐的期待。


 


小蓝会是什么样子的?和网游里一样讨人喜欢吗?叶修脑海里突然浮现了昨天梦境,梦里青年那句又被抢了BOSS什么的话语让他一瞬间将青年和蓝河重叠到了一起,倒是真像平时小蓝会说的话,他不自觉地嘴角带上些笑意。


 


4、


 


床上有两具赤裸的身体交缠在一起,被人压在身下的青年发出了一声甜腻而难耐的喘息。这次他看清了青年的样貌,微蹙的眉头,湿润的双眼,殷红的嘴唇紧闭着不肯再发出一点声音。压在青年身上的人似乎耳语了什么情话,然后他们亲吻在一起。


 


另一个人是谁?


 


好像是他自己。


 


就是他狠狠占有了青年的身体,在青年的身上留下了宣示主权的标记。


 


气氛淫靡而狂乱,连空气中都似乎留有欢爱的味道,青年咬着嘴唇,最终还是没忍住破喉而出的呻吟,他断断续续的喊着一个名字,声音像浸在了蜜罐里一样叫着:“叶修……叶修……”


 


……


 


叶修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老胳膊老腿的就差没被吓出个鲤鱼打挺来。半夜三更,外面天还没亮,他头上全是汗,身上也好不到哪儿去,最要命的是作为一个发育正常,没有隐疾的健康成年男性,经过这种香艳的画面后,下半身毫无疑问的起了反应。


 


他扶额,脸皮再厚也烧了起来,没办法,活了快30年,第一次和一个男人搞到了床上,虽然是在梦里。梦里青年眉目温润,像从水里捞出来的美人鱼,与他水乳交融,甜腻的喘息声仿佛犹在耳边,让他平静不下来,心痒难耐。


 


叶修怎么也没想到第四晚的梦是这种展开,要了亲命了,他得去冲个冷水澡浇灭一下抬头的欲望。


 


合训定了三天时间,飞机在上午,陈果包了辆车,兴欣一群人大清早就浩浩荡荡的向机场出发了。往G市的飞机也很给面子的没有晚点,登机后也没有在跑道上等待太多时间就朝着G市呼啸而去。


 


叶修坐在飞机上一言不发,神色困倦,虚到不行。作为曾经连续三十多小时的不用睡觉的人,什么情况,众人面面相觑。


 


苏沐橙有点担心叶修现在这个状态,昨天他说做了梦?今天也和梦有关吗。只是叶修既然不想说,她也不一定能问出来。


 


“老叶是不是肾虚,你看他这面色。”方锐扒在椅背上小声说,坐前面的魏琛摇摇头:“岂止是虚,看样子都被掏空了。”


 


叶修看向窗外,他现在不敢闭眼睛,青年的面容在脑海里晃来晃去,他怕一睡过去就真被掏空了,照这么发展下去今天晚上会梦到什么?


 


他梦里的青年,到底是谁?


 


算了,都上本垒了,再梦到什么都不稀奇了。叶修揉了揉太阳穴,打算还是睡一会儿,不然到了蓝雨怕是没精力抗住黄少天的垃圾话摧残。


 


……


 


青年的衣着很清爽,T恤牛仔裤,干净的就像湛蓝的天空。那张脸,与昨晚在他身下喘息的人一模一样,不同的是没有夜里隐忍难耐的神情,现在的青年面容恬静而美好。青年似乎在一个很吵闹的地方,手上拿着一块白色的纸板,模模糊糊的写着几个字。青年在张望,像是在找人。


 


在找谁?找他吗?


 


青年突然转过头来,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睛亮了起来,朝着他的方向露出了笑容,像阳光一样照进了他的心里,心口发烫。


 


……


 


“叶修!”


 


谁在叫他?沐橙?


 


“叶修!醒醒!飞机落地了!”


 


叶修蓦地惊醒,睁眼就对上了苏沐橙担忧的神色,他难得愣了两秒,然后深呼吸了一下,看来刚才一幕幕又是在做梦。叶修摸了摸苏沐橙的发顶,还是那句话,让她别担心,只不过是最近总是做梦而已。


 


他发现原来他只要睡下,不分白天黑夜,都会梦到那个温润如玉的青年。就这个情况来说,请个跳大神的应该还是有必要的,唯物主义的叶修认真的想了一下。


 


一群人下了飞机像蒙面大盗一样全副武装浩浩荡荡的到了接机大厅,蓝雨应该是有人来接机的,叶修摸出手机想看看喻文州是不是给他发来信息,就听到包子在喊什么“在那儿在那儿”。


 


叶修抬头,瞬间觉得眼前的场景无比熟悉,就像什么?


 


对了,就像他刚刚在飞机上的梦境。


 


他顺着包子指的方向看过去,有一个青年穿着T恤牛仔裤,手里拿着一块白色纸板,上面写着“兴欣”。


岂止是像,简直是一模一样,他惊出一身冷汗。


 


这回叶修怎么也淡定不下来了,青年好像向他们这边转过头来,那双眼睛,那张脸,与他梦中一般无二。他大脑里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懵的一点想法都没有了,但身体却已经动了起来,他在身后兴欣一群人的惊呼声中向青年跑了过去。


 


叶修冲到了举着“兴欣”牌子的青年面前,摘下了口罩,他一把桎梏住青年的肩膀,看着青年脸上的表情从略带惊喜到有些不知所措,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张口就问:“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被吓了一跳,红着脸结结巴巴的回到:“叶叶叶神你好,是喻队让我来接你的。我我叫许博远,账号卡是,是蓝桥春雪。”




FIN

评论
热度(573)
© 殇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