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影

莫毛cp党

【叶蓝】我在未来等你 (下)

黑糖凤梨酥:

十五岁叶和二十七八岁叶交换


原著向 叶蓝在一起设定


短篇  已完  慢热爱情


如果我们从头再来的不算番外的番外


---------------------------------


5.


吃完早饭,许博远要站在厨房刷碗,小叶修站在一旁,给他递着餐具。


“好了,这里没有什么要帮忙了。”许博远擦了擦手,对小叶修说,“客厅里有棒棒糖,想吃可以吃。”


小叶修看见拆封的一大包棒棒糖,拿了一个放在了嘴里,很甜。


“你快来!”许博远听见少年喊他,来到了客厅。


”你看电视。”少年指着电视上的新闻,国家天文局最新观测,未知光子登陆太阳系,预测速度为光速的百倍。美国NASA最近发现一例因为光子登陆地球小女孩消失,自称是来自未来的女孩。


女孩进了研究所,呼吁各国出现的人消失或者穿越不要但心,在未来银河系里未知光子登陆更多,而科学家已经找到规律。一般持续时长不会超过一个月,最终每个人都会回到属于自己的时空。等待未知光子离开太阳系远离银河系的时候,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许博远和小叶修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对未知光子的连续报道,许博远对小叶修笑了笑,安慰道,“你别担心,你一定能回去的。”


小叶修顿时觉得心里憋了一口气无处可泄,他本来是要安慰许博远不要担心叶修,却被许博远安慰。


他闷闷地应了一声,说道,“我没关系,我不着急回去。”


门铃响了起来,许博远在猫眼里看了一下,打开了门。


少年看着眼前和自己相似的人,脑子一时没有转过来,十年后的自己回来了???


许博远先开口了,“叶秋,你怎么会来?”


叶秋看见许博远身后的少年,惊讶了一下,随后勾起嘴角,微笑着摸了摸少年的发顶,说道,“还是小时候可爱。”


“混蛋弟弟。”小叶修突然出声,不过叶秋还是仗着身高优势蹂躏着小叶修的头发。


“爸妈想见你们。”


许博远有些默然。他知道他和叶修在一起有多么的不容易,他和叶修在一起后只去过一次叶家,还是被赶了出来。


现在让他们回去,是叶家打算接受他和叶修了吗?许博远询问的眼神看向叶秋。


叶秋点了点头,说道,“回家吧。”


“刚好小时候的模样说不定还让爸妈更开心一些。”


毕竟他刚刚从家里跑出去,现在又要带他回家,小叶修有些抗拒。


许博远问道,“你不想回去看看这个时代你的父母吗?”


小叶修最终说道,“回家看看吧,反正没什么事情。”


叶秋开车将他们捎到叶家别墅门口,叶母早就接到消息出来看见许博远以及十五岁的叶修从车里下来。


叶母是典型的大家闺秀,年过半百依旧保养的很好,典雅端庄,可惜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叛逆。


哪有母亲愿意自己的孩子走上一条艰难险阻的斜路,可是,叶修第一次带许博远进家门时,挨了他们家老头重重的一巴掌,却死死挡在许博远面前,双眼里明亮而坚定的目光刺痛了她这个母亲。


叶修和许博远搬出去住,逢年过节就让叶秋把东西捎回家中。虽然没有明说,但摆明了不同意许博远进门便不再回来的态度。叶母每逢此时便总是趁着夜深人静悄悄地抹着眼泪,他们家老头也总是每每皱着眉头。


直到叶母决定自己去看看叶修的生活。


叶母到叶修和许博远的家时正逢中午,叶母坐在车里,默默注视着从远处慢慢散步回来的两个人。


叶修和许博远手里都提着菜,并肩漫步,叶修嘴里说着什么,许博远哈哈一笑,肩膀撞了叶修一下,叶修一把环住许博远,两个人手里的菜磕磕碰碰撞到了一起。


空气仿佛凝结在两个人微笑的脸上。尘世间最简单的幸福溢满了两人走过的地方。


叶母忍不住偷偷去看叶修,叶修本就是躁动的叛逆的疯狂的灵魂,在形形色色的世间横冲直撞闯荡属于自己的世界,灵魂四处漂泊。


可现在,她知道,她的宝贝找到了属于他自己的-----家。


她的眼眶有些湿润,远远地看着阳光里微笑着的两人,她想,放手吧,孩子们的生活是孩子们的事,她和老头想干涉也是无能为力的。


 “妈妈。”小叶修站到叶母面前叫道,把陷入回忆的叶母叫了出来。


叶母的眼眶突然红了起来,十五岁的小小少年又出现在她面前,有些不情不愿,却在看见她不再青春的皮肤和发丝有些发愣。


叶母咽回去涌上来的眼泪,说道,“我们回家吧。”说完眼泪却忍不住滑下来,却笑着说,“以后要常回家。”


“还有小许,以后也常回来看看。”叶母回头对许博远说道。


许博远点点头,不论如何,他和叶修已经熬过了最难的一关,可惜他不在身边,没法跟他一起开心。


叶父在饭桌上看见十五岁的叶修就忍不住的教育起来,叶母拦住了他,要不是他这么严格,怎么会让儿子一个一个的想离家出走?


小叶修一顿饭吃的很不是滋味。


这个世界所有人都仗着比他多活十几年,就要对他以后的人生下定论,叶修是不会同意的。


所有人谈论的不过是十年后的自己,或者折射到他身上相似的部分。


小叶修在一旁默默听着,所有人,都是透过他,看到的是另一个人而已。


“我哥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叶秋叹息了一下。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许博远,许博远的神情有些落寞,眼睛里大概还有些慌乱,但是面对他时却永远都在温柔的微笑。其实,许博远也是很担心十年后的自己,甚至一直在害怕,如果十年后的自己回不来该怎么办吧。


小叶修站起来说,“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和他换回来的。”


他清晰地看见许博远因为他这句话变得紧张,许博远握住他的手,说道,“没有关系,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你在这里呆多久都没有关系。”


小叶修想,他是不是太想得到许博远的关注了?


                                               


                 


               


6.


小叶修翻着许博远给他的相册,有他小时候的照片,也有他长大后的照片。


“我。。。他。。。是不是很爱你?”小叶修指着照片上的自己,问一旁的许博远。


那是他们两个的结婚照,照片上的两个人均着纯黑西服,叶修侧脸笑着替许博远戴上戒指,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也反着光芒。


许博远微笑的点头。


小叶修继续翻着相册,他们的生活照,那是一次荣耀职业选手聚会中,一群大龄单身汉,只有叶修带了家眷参加,被起哄逼迫拍下的照片,叶修在真心话大冒险中被惩罚坐在许博远的腿上亲吻,两个人侧脸耳朵都是红透的。


小叶修愣愣地看着照片里的自己,抬头看了一眼许博远渐渐变红的脸,十五岁,他从来没有考虑过将来自己的恋爱、结婚。现在,心率却突然加快。


大概是觉得如果自己十年后结婚,对象如果是许博远,就没什么可抗拒的。


小叶修感觉自己的耳朵有些热。


许博远长得很好看,性格很合,还会做饭,还可以陪他打荣耀,符合他所有的择偶标准,小叶修的思绪不知道飘飞到了哪里。


手指在相册上翻动,最后一张许博远本来想手疾眼快遮住,小叶修已经翻到,脸颊已经瞬间红了起来,许博远穿着浴袍的半裸照,锁骨上还有挡不住的红痕,卧槽!许博远想起来是他和叶修都喝多了之后两个人做完就玩起了拍拍乐,卧槽!


许博远一把拿过来相册,干笑两声,“看完了我把放过去了。”


小叶修盯着他的脸,却在他的嘴唇上停留了很久。


晚上吃完饭,小叶修在卧室里玩着平板上的手游,许博远上线去蓝溪阁公会。


平板没过一会儿电量不足,小叶修却不记得许博远把充电器放到了哪里,他一把拉开床头柜的抽屉,翻找起来。


等许博远来卧室准备睡觉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少年左手拿着安全套,右手里拿着翻出来的润滑油,一脸纠结地看着瓶子后的英文。许博远脸一红,从背后拍了叶修的脑袋,一把从他手里夺走了两样东西。


小叶修看了他一眼,指着润滑剂红着脸小声问道,“我知道那个是安全套,另一个是什么呀?”


看看眼前的纯情少年,又想起了家里那个老流氓,许博远感叹着岁月无情,那些稚嫩无比的青葱年华都在时光中泛黄,变黄,于是人人都掌握了熟练的开车技巧,变成了风驰电掣的老司机,打住,他在想什么?


许博远把安全套和润滑剂放好,一脸严肃,“你不用管,快睡觉吧。”


小叶修已经记住了那一串英文名,睡觉之前在心中想到,不告诉我,我就自己查。


第二天当许博远来到卧室的时候,小叶修的耳朵和脸颊已经是烧起来的程度,张了张口,像是要问什么。


许博远看着小叶修,等着他说话。


“你和我,谁在上?”少年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脸已经像是天边的火烧云,却带着想要了解更多知识的渴望,“我在电脑上查了很多,他们说男人和男人之间是要分攻受的。”小叶修的声音越来越小,眼睛却亮晶晶的看着许博远。


???许博远内心受到了一万点暴击,怎么还去查了???!!!


“那当然是我啊!”许博远不想与小孩子讨论大人床第之事,像是联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跟着小叶修一起脸颊红得不像话,他默默想,许博远,得练啊,不然以后养了孩子给他性启蒙自己先脸红的说不下去了怎么行呢?


“不对!你骗我!肯定是我压你!你骗人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摸鼻子。”小叶修突然情绪激动地喊了出来,小孩子都很较真,他的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激动变得更红了,却依然一遍遍地说着,“我在上边,对不对?你刚刚骗我。”


看着叶修说着说着竟然还委屈了起来,许博远只好举手投降,“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不该骗你,你在上你在上。”许博远说着这样的话内心无比的崩溃,等十年后的叶修回来,一定让他把床头柜里的安全套和润滑剂扔到垃圾桶里,如果没让小叶修发现,就不会有这样被迫对青春期的小孩性教育了!


许博远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告诉你,你就非要知道吗?又不是什么重要的知识。”


小叶修颇有些不服气。


“你怎么像是叛逆期没过一样?”许博远无奈地扶额,突然想起来眼前的是十五岁的叶修,正值叛逆期。


“我十五岁的时候,叛逆期。。。。。。”正准备以一副过来人的身份教育小孩,许博远突然住嘴,他叛逆期时的黑历史,不提也罢。


少年的眼睛墨色莹莹,像是泛黑的葡萄盯着许博远打转,好奇心被吊了起来,“你怎么了?”


许博远摆出大人姿态瞪了小叶修一眼,“秘密。”


少年气哄哄的躺下,许博远又笑着给他顺毛。


关灯时,许博远轻轻地说,“你要是不喜欢男人的话,没有什么是你值得了解的。”


“那是你自己的人生,不要因为穿越到了我和你在一起的时代就觉得以后一定要喜欢我,不管你回去还会爱上谁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你自己的选择。”


小叶修在许博远说出话来的时候很委屈,许博远从来都不会以为,他已经,喜欢上他了。


叶修赌气的之后再没有和许博远说话,直到晚上关灯睡觉时,许博远再次将他往床中间揽过来时,他一把抱住了许博远的腰,将自己的头埋在许博远的颈窝,不容许博远说话,他已经装作睡熟了的模样,让许博远哭笑不得抱紧他睡觉。


黑暗中,许博远脸颊的轮廓不太清晰,小叶修靠在许博远的胸口听见许博远睡着时平稳的心跳,他轻轻直起身子看着许博远宁静的睡颜,他的心慌乱地跳个不停,“咚咚”地声音让他害怕会不会吵醒许博远。


最终他把自己的嘴唇轻轻的印在许博远的脸侧,而后又躺下,在心里默默地说了句晚安,陷入了沉沉的睡眠。


            


             


                  


7.


当有些事情成为了习惯,改变起来就变得异常困难。


平静的日子流水般缓缓流淌,不知不觉已经是小叶修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二十天。新闻每天都在爆出哪国哪地发现穿越者,实时跟踪未知光子的探测仪每天都在给出光子的坐标数据。


“根据科学院的观测,穿越者将陆续于近两天完成交换。”记者一脸喜悦的向观众宣布这个消息。


小叶修拿着遥控器换了台。再换一个台也是这条重磅消息,小叶修直接关掉了电视。


小叶修登上战斗法师,许博远看了他一眼,说道,“等我出了本来找你。”


耳朵里游戏的声音调大,小叶修忍住没有去看许博远的脸,自己拿着战法的账号打起来竞技场,虐菜虐出来名声。


许博远带团出本,世界频道上几乎打过竞技场的人都开始声讨突然冒出来的战法,有人也在猜测是不是职业选手的手笔。


很快被人反驳,又不是所有人都像叶神一样。说不定是什么天才少年还没被战队发现。


许博远有些无奈,叶修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轻易地搅动世界频道不得安宁。


他走过去,很轻易的拉住战法的手,往副本门口走去。


“我就说嘛,远远看过去就能闻到恋爱的酸臭味,一定是我们老叶和小许!”副本门口一声大声喊叫,引来了一群玩家的纷纷侧目。


今天75级的野图boss刷新,兴欣战队的全员披上马甲刚抢完了boss回来。


“你好啊。”许博远尴尬无比地打了声招呼。


“来来来,有什么事咱们一起进本说。”方锐操纵着一个盗贼马甲和苏沐橙一起过来。


小叶修早就和这个时代的苏沐橙见过一面,苏沐橙捏了捏他的脸,眼角有泪花闪现,他想起来自己最好的朋友,苏沐秋,却没有询问苏沐橙,像是有什么压抑在空气中,他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后来苏沐橙便笑了起来,回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的记忆,给了他一股时空交错的熟悉,可是总有些不同,就像是苏沐橙记忆中的那个十五岁的他并不是他,尽管他也有相同的记忆。


苏沐橙说,“我今天看新闻,好像穿越者已经陆续开始交换了。”


“啊?真的吗?”许博远没看新闻,有些激动。


小叶修的心莫名有些慌,他不想告诉许博远,却又不想让他一直担忧十年后的他。这个世界上他的朋友爱人都不属于他,可只有许博远真正正正没有把他当做十年后的他,而是重新认识了他。


他想,他快走了,大概以后再也见不到许博远了吧。


十年前的许博远到底是什么样的,他也变得好奇起来。


许博远看向少年,说道,“有什么在这个时代留恋的地方我陪你一起去吧。”


小叶修说,“我哪里也不想去。”只想呆在你的身边。


许博远点点头,看着近一个月来叶修被他养的泛光的脸,说道,“那好吧,那我多买点食材。你还在长身体,以后回去打游戏别忘了吃饭。”


小叶修跟兴欣战队的人说道,“下次上线的估计就是你们的叶修了,我要下线了。”


兴欣战队的人沉默了一下,苏沐橙说,“我从来没有后悔过遇见你,无论是十五岁的你,还是以后的你。”


“虽然你还是个小鬼,不过比老叶要好多了,一定要超过他拿十冠!”方锐嘿嘿一笑。


包子也跟着哈哈笑着,“不管怎样你都是我老大!”


“加油!”


“加油!”


小叶修退了游戏,心脏跳动的很快,他有些羡慕叶修,他很幸运遇到了这么多这么好的人。


中午饭十分丰盛,小叶修看着桌上的鸡鸭鱼肉骨肉汤,许博远给他夹着菜,笑着说,“我一直很希望能早一点遇见你,这样我的愿望大概也是实现了。”


小叶修想,十年后的自己是不是也希望能早一点遇见许博远?如果是他自己,一定是的。


小叶修在卧室靠在沙发上一遍遍翻着那本属于叶修和许博远的相册,他拿过许博远的手机,给自己拍了张自拍,将许博远屏幕上的叶修照片换成了自己,悄悄地把手机又放下。


许博远吃过饭打开电视,那个美国NASA研究所的女孩已经交换了回去,懵懵懂懂的小女孩在科学院里放声大哭,她的父母紧张地抱住她。许博远的眉头皱了一下。


太阳已经位于正南方向,小叶修身上又产生了一种难以忍受的热度,再过一分钟,时间就要到了。


十五岁的少年跌跌撞撞跑到许博远的身边,许博远正靠在沙发上看今日观测器汇报的坐标数据,没留神被小叶修撞倒在沙发上,少年有些手足无措,低下头来眼神直直地看见许博远无波无澜的眼中,他就要走了,再过十年他才可以再遇见这个人,而他一定不记得他了。


小叶修突然很疯狂嫉妒那个十年后的自己,可以和许博远一起生活,一起靠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起相拥而眠,而他还要再孤独的等待十年,他一低头,一点技巧都没有地凭借着野兽的本能,在许博远的嘴上啃了起来。


他把头埋在许博远的胸口,没有抬头,声音有些沙哑,“你别忘了我。”


许博远叹了口气,摸着少年柔软的头发,说道,“我答应你。”


眼前一道明亮的光芒,许博远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却感受到少年的身体已经消失。


未知光子构成的时光隧道中,十五岁的叶修在光芒中看着迎面走来的大人,注视了良久,说道,“我一定会超过你的。”


叶修惯常随意的笑着,“那就再努力十年吧。”


两人的灵魂背道而过,走向属于他们自己的各自的时空。


                    


             


             


8.尾声


光亮刺得人睁不开眼,十五岁的叶修从指缝中看向属于他的世界,面目模糊,有谁在叫着他的名字。


“叶修,你怎么了?”


他睁开眼,看见面前比他低一点的小孩儿,他额头上还有着不太明显的青春痘,他清澈的圆眼睛瞪着,有些失落的声音自言自语道,“原来是这样,原来他真的走了。”


“许博远?”十五岁的叶修试探地叫了一声,这就是许博远叛逆期的时候吗,剪着奇怪的发型,穿着破洞牛仔裤,却一副娃娃脸的模样,让他好不容易才憋住笑。


看着许博远点头,叶修一把抓住许博远的手,把他拉入怀中,双手环在他的腰上,说道,“你是属于我的,谁也抢不走。”


许博远挣扎着推不开叶修,便任由他死死地抱着,脸颊上的红晕一直没有消退。


不管是在过去还是未来,不管你是在原地等待,还是已经展翅高飞,我们人生的轨迹总有一刻可以重合。


从起点到终点可以有很多条路,但是我们都知道,从始至终,你都在未来等待着与我相遇。


 


--------------------------------------


心中的十五岁的叶修大概是带着少年心性和盛气凌人的棱角,然后逐渐成长起来成为如今光芒四射淡定从容的大人。


虫爹没有具体写过十五岁的叶修什么样,大概也加入了我的想象和私设,关于穿越理论纯属瞎诌,没有科学依据。


 


评论
热度(224)
© 殇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