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影

莫毛cp党

缇可同人—夏天是光

 

第八章

 

 

   缇可被夏天紧紧的抱在怀里,听着因为快速奔跑而剧烈跳动的心跳声。他抬头看着夏天,整齐的刘海被疾风吹乱,脸上泛起明显的潮红,呼吸不断加重。可是那双乌黑清澈的眼眸,却写着坚定二字。

 

   缇可有些恍惚的问:“你怎么还不逃走。”

 

   夏天闻言,乌黑坚定的眼神看向缇可,“开什么玩笑,我怎么能把朋友丢下不管。”

 

   “是朋友吗?”缇可小声的呢喃道。他的内心好像有一颗代表情感的幼小种子,开始破土而出。这颗种子虽然幼小,但假以时日足够长成无法让人忽视的茁壮大树。

 

夏天没听清缇可在说什么,他坚定的说:“放心,一切就交给我吧。”说着便弓着身子躲在公园的凉亭里面。

 

他皱着眉仔细想着该怎么办,自己又没有魔法,要是有什么强力的武器就好了。等等,强力的的武器。

他回想起刚刚碰到园长爷爷的场景,如果自己没记错,园长爷爷旁边是有个制作爆米花的喷射器。对了,就用这个对付那只绵羊。

 

夏天皱起的眉头微微放松,忽然,扶手的旁边传来一声蛙叫声。夏天猛然抬头一看,正好看见风灵已经发现他们了。

 

夏天立马抱紧缇可往刚才遇见园长爷爷的地方跑去,而园长所待的地方不见一人,园长他们因为听见缇可和风灵发出的战斗声音而被吸引,跑去检查。所以这个地方没人,只有放在烤火架上的仪器。

 

夏天飞快的跑到这个地方,看到架子上烤的发红了的喷射器。嘴角扬起自信灿烂的笑容,他先是把缇可放到一旁的角落,确定他不会被战斗伤到。紧接着他快速的套上隔热的手套。

 

这时风灵已经追来,她看着夏天,嘲笑的说:“你们逃不掉了,风刃。”寒气形成的利刃袭上夏天。

 

夏天灵敏的躲过了,他双手附上喷射器的控制盘,冷静的说:“谁要逃,我才不怕你。”

 

缇可看着,虚弱的说:“傻小子,你不要命了。”

 

风灵愤怒的向他扑过去,夏天看着他疯狂的扑来,额头已冒出了冷汗。近点,再近点。

 

终于在风灵离夏天一米的时候,夏天高兴的说:“你上当了。”快速的将喷射器举起来,直接堵进风灵的嘴巴。打开开关,将里面的气体输进风灵体内。

 

不到一会儿,风灵马上膨胀起来,砰的一声直接爆裂。空中顿时下起了一阵爆米花雨。

 

夏天被这冲击弹到地上,他立马撑起身子,看到不远处躺着的不能动弹的风灵。兴奋叫了一声,这种胜利的感觉比打游戏赢得奖励还要高兴。

 

夏天看着空中落下的爆米花,嘴一张接到一颗爆米花,吃着这胜利的果实。

 

缇可有些震惊的看着这场胜利,他想不能再小瞧这个小孩了。用手接着落下来的爆米花,好奇的问着夏天,“这是什么?”

 

夏天笑着把他手上的爆米花,送进他的口中。“好吃吧。”

 

缇可咀嚼着嘴里的爆米花说道:“味道还不错,是什么?”

 

夏天撑着脸,笑着说:“爆米花啦!”他转头看着躺在一旁的风灵,惊讶的拍了拍自己的头,“差点把这只小绵羊给忘了。”

 

他看向缇可,缇可凝重的说道:“他看上去快不行了。”

 

夏天皱起眉头,担心的的说:“现在怎么办。”

 

还不等缇可说话,一道沧桑的男音从夏天耳边中响起,“夏天,现在用龙图救人还来得及。让守护灵和龙图立约,龙图就可以提升他的灵力,救他一命。”

 

夏天虽想问他是谁,但是现在还是救人要紧。他问:“那现在该怎么做?”

 

夏天走向躺在地上的风灵,双手直接把她抱起来。

 

风灵在夏天靠近时已经醒了,但是却动不了。她挣扎的想要逃离夏天的双手,边说:“我不要立约,我不需要你们救我。”

 

夏天听闻有些生气,他把风灵举在面前。认真的说:“别闹了,不管怎么说,命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风灵看着夏天清澈的双眼和他认真的表情,听到他的话。转过头别扭的说:“其实,其实,我也不想伤害你。”

 

夏天认真的回答:“我知道。”说完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

 

沧桑的声音再次响起,“跟我念,龙图召来。”

 

“龙图召来。”

 

说着,夏天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神秘的空间,空白的纸张在他周围环绕,而他也穿上了一身古朴的长袍。

 

“冬季守护灵,立冬听命。”沧桑的声音带着一丝神秘。

 

夏天跟着他念,马上看到他的对面站着风灵。

 

夏天的手不由自主的落到面前的空白纸张上,说着:“命令你即刻立约龙图,归复天位。”

 

对面的风灵也将手放在纸张上,沉重的表情上不带一丝后悔,“立冬飞廉,誓约追随,永不背弃。”

 

等飞廉说完,纸张立马发出耀眼的光芒。等到夏天反应过来,他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了。

 

夏天眨了下眼睛,缓和下来回的转换。他看着手上昏迷着的飞廉,对着缇可说:“小绵羊真的不会有事吗?”

 

还没等缇可说话,飞廉马上醒了。她懊恼的飞向天空,“惨了惨了,居然和龙图立约了。”

 

夏天有些委屈的说道:“可以,不和龙图立约的话,你就没命了。”

 

缇可冷哼一声,“喂,现在该道谢了吧。”

 

飞廉一听,双手抱胸,傲娇的说:“哼,谁稀罕你们救。”

 

     缇可恼怒道:“你知不知道做人要知恩图报。”

 

夏天好奇的说:“他不是只绵羊吗?”

 

“也对哦。”缇可醒悟到。

 

飞廉听到他们的对话恼怒道:“谁是绵羊啊!”接着她冷静了一下情绪,“听着,我堂堂立冬守护灵飞廉大人是不会出尔反尔的。以后听你的就是。”

 

缇可和夏天听到,相视一笑。


评论
热度(6)
© 殇影 | Powered by LOFTER